文 / 蔣永琦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觀光休閒與餐旅管理學系 )圖 / 陳宜靖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觀光休閒與餐旅管理學系 )

埔里背包客之家

渡部建作先生

在埔里小鎮的巷弄裡,有一個給世界旅人落腳的地方—埔里背包客之家。經營十年年背包客之家的日本人,渡部健作先生,在1993年前往上海工作。由於身邊的友人皆是台灣人,激起他前來台灣一探究竟的心。在上海工作兩年後,辭職來到台灣。在台北開啟了教日文的教師生涯。同一時間也在健身房認識了一起攜手走過22年的老婆。在當日文老師的期間,有許多企業、寺廟、教會找他教書,因而認識了中台禪寺的師傅。渡部健作先生從那時踏上了埔里這塊土地。就此定居在小鎮裡。

 

埔里第一家背包客棧

十年前,埔里尚未有任何一家背包客棧,而渡部健作先生是第一位在埔里經營背包客棧的人。「剛開始經營的時候客人非常多,因為沒有競爭對手,連寂寞星球的書本都有寫到我的背包客棧呢!」渡部健作先生開心地提到。「那時候很拼命地賺錢,為的是要還買房的貸款,看到客人就像看到600塊鈔票走進來!」現在他依然堅持不調漲價格,為的是讓在外地實踐夢想的人,來到埔里可以找到一個溫暖的家。

而開背包客棧契機,是他在上海工作前的三年都在世界各地流浪。足跡踏遍亞洲、中東、東南亞、非洲。背包客棧是陪伴他多年的居所。這個地方有一個神奇的魔力,可以將世界各地的旅人聚集再一起,彼此交流,一同談天說地,享受文化與語言所激盪出的火花。

世界各地的旅人也藉由這個這個「家」認識南投埔里。渡部健作先生時常帶著客人上武嶺,走入埔里在地市場。他笑笑地說到:「前年的時候我跑了武嶺十八次,去年則是跑了十二次。那台機車已經被我騎了三十一萬公里。」採訪當下問到:「在背包客棧發生過什麼事情令您印象最為深刻呢?」渡部健作先生笑開懷地答到:「太多了,講都講不完!」

溫暖的家

牆壁上的地圖

一步步走上背包客之家的階梯,可以看見牆壁兩側擺滿了油畫與水彩畫,這些大多是由渡部健作先生親筆畫的。而有一面牆十分搶眼,那是一張世界地圖。遠看有許多黃色圓點。走近看,發現旁邊也有眾多國家的名稱。那是曾經入住背包客之家的客人,他們的祖國。來到背包客棧,他們貼上黃色的圓點,寫下祖國的名稱,留下走過埔里的足跡。人們走到外面去看世界,同一時間,世界也悄悄地走進了埔里。

他在陽台上種滿了各式各樣的植物:黃金葛、雞蛋花、九重葛環繞在房間外圍,點綴了整個空間,多了些繽紛的色彩。牆面的油漆是他親手漆上去的。每個角落都可以看到他的細心與用心。這些促使背包客之家的溫暖持續發酵。

 

日本與台灣皆是家

渡部健作先生依然持續地用日文撰寫部落格,為的是讓更多日本人可以看見台灣「我已經寫了10年之久。在未來,讓更多日本人來到台灣。我要將這個地方轉型為長期住宿的點,讓許多的日本老人可以來埔里過退休生活。生活機能好,物價好。大家一起煮飯一起用餐。」渡部健作先生用他的方式讓更多的人可以來到埔里,認識到埔里的美好。這裡是一個家,也歡迎那些在世界流浪的人,同聚一堂,分享彼此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