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新在金門當兵時看了時報出版社的一本小冊子,裡頭在介紹創業。裡頭對成功創業有三個描述:擁有自身的生產技術、設備成本低、從傳統產業出發。這三個觀念對他影響很深刻。當完兵後,他回到埔里的一間西畫裱框店工作。民國八十年的埔里店家幾乎全在做國畫裱褙,只有唯一一家在做西畫。他開始接觸到製框。當時的裱框技術相當簡單,沒多久,他就學得差不多。留在埔里三個月的短暫工作,他笑說最大的收穫是認識了現在的太太。

之後,他跑去台北,最初在幫螺絲工廠送貨。不到一個月,他到印象畫廊應徵了一份裱框師傅的工作。但他知道自己的技術很淺,畢竟埔里和台北之間的技術有段差距。利用還在螺絲工廠下班後的時間,他先到畫廊做了半個月的工。這十五天的時間,他把做好的框重新拆裝,做逆向工程,研究別人怎麼製作,學習別人的技術。待在印象畫廊的經驗,對他而言是對藝術的啟蒙。這間台北知名的畫廊,讓他有機會接觸到各種有名的作品。在印象畫廊待了八個月,他到了另一間綺麗畫廊繼續做裱框師傅。這次,他待了三年。他說這三年是他學習製框最有收穫的時光,學習到最多的技術。

他的老闆們很年輕,有衝勁,很願意讓員工嘗試新的技術。接觸到大量國外進口的版畫,讓他學習國外如何製框裱褙。因為建築業、百貨公司有大量裝飾空間的需求。他開始跟室內設計師討論如何呈現視覺藝術。透過跟室內設計師的討論,加上他自學色彩學、藝術史、做框的技術,回想起這三年,幾乎奠定了他往後十年的發展。

結婚之後有了小孩,他回到埔里。當時他租了一個空間,月租金五千,設備十幾萬。他開始做手工框。當時的臺灣沒有幾個人在做手工框。手工框和製式條框不同。幾乎可以完全地客製化。相較起其它地方,當時的埔里木器加工業很發達,在地擁有很多資源。對他要製做手工框而言是很大的幫助。做好的產品,賣回給之前台北的老闆們。由於手工框的銷路很好,他能專心做框,發展自己的產品。他開始研發立體框的框型,讓藝術品有更多元的呈現方式。這二十幾年間,製框不斷在進步,產品不斷在更新。

只是,製框業很容易被抄襲,很快就會面臨競價的狀況。他思考到現況後,開始做藝術家的作品裝裱。整個公司的營運也做了很大的調整。過去以複製畫的大量生產為主,現在以藝術家的裝裱為主。藝術家在作品上的呈現如前臺表演,他的裱裝工作就是提供後臺的強力支援。由於面對的是藝術家的作品,態度要很謹慎,更要充實自己設計裝裱的知識和技術。

他也取得英國藝術品貿易公會認證,成為國際級認證的裱框師,可以提供博物館級、保護級及鑑賞級的裝裱服務。戴新談的是自己的人生歷程,但這條主軸緊扣的是臺灣整個裱框產業發展的議題。埔里的林業到木器的製成再到框架的自由運用和輔助藝術的呈現。

試想過程中,這一群”成材的人”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裡頭有多少的技術知識和跨域知識在流動著。另外,青年創業這個詞,隨著時代的不同,我們對它的認識,似乎有了不同的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