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昆蟲採集到生態教育-以木生昆蟲為例/許蕙玟

你知道日治時期台灣的特產是標本嗎?你知道在民國五、六零年代埔里的標本業可以進帳三百多萬元嗎?
許蕙玟老師從台灣的昆蟲採集史出發,與木生昆蟲博物館的余利華館長攜手合作,帶領大家進入有趣的昆蟲世界。早在十九世紀就有昆蟲採集的紀錄,至於日治時期的昆蟲採集是為了驅逐甘蔗、樟腦等經濟作物的害蟲而興起,當時有大量的昆蟲標本商,也造就後來昆蟲加工業的盛行,以及戰後的「昆蟲經濟」,「抓蝴蝶」是當時人們賺錢養家的方法。
而「木生昆蟲博物館」的創始人余木生、余清金一家正是與蝴蝶經濟的見證者,當時余家在埔里鎮上有六間蝴蝶收購所,外地商人絡繹不絕,甚至蓋了東峰旅社以解決商人住宿問題。當今已不需要靠賣蝴蝶維生,再加上近幾十年使用農藥、過度濫墾以及畜牧業的發展,蝴蝶的生存空間被剝奪,余家便開始推行生態教育,余利華館長表示:「保育蝴蝶不只是不去抓牠,而是要去養牠」,每種蝴蝶都有牠鍾愛的「食草」,比如大白斑蝶愛爬生藤、鳳蝶喜愛柑橘類的植物,她提倡民眾可以在家進行食草種植,每個人出一點心力,蝴蝶才會有家。1919年創立的木生昆蟲博物館明年就一百歲了,經歷了昆蟲採集與推行生態教育的轉型,可以用余利華館長的一句話作結:「以前是蝴蝶養我們,現在換我們養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