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葉智毅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
圖 / 葉智毅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

疫情下的轉折與溫暖

衛蕾原味攻坊店內擺設

「攻的意思是精進,我們希望自我要求,我們希望不斷的努力,然後精進我們的廚藝還有菜色。」來自加拿大的老闆David Wood與從小就在中興新村成長的老闆娘林欣蕾,細心處理我們每個問題,就像他們料理餐點,及對於餐廳與小誌《LOCALWORD》的每個規劃,都盡心盡力的做到最好。

「衛蕾原味攻坊」,我們對於店名的疑問,與林欣蕾遇過的客人及製作招牌的老闆一樣,納悶為何是用「攻」一字。林欣蕾解釋,其原意是希望精進自己的廚藝,能夠給客人不同深度的菜色及菜單,以保持他們對於餐廳的喜愛。然而求進步的他們並不希望因此過於貪心。

「今天想要做的是,今天來了十個客人,我把這十個都顧好,而不是說我把菜單寫得很大,來了三十個人,但我沒辦法把每個人都顧好,這樣對我來說沒有意義。」開店至今七年的時間,他們謹慎的性格,讓餐廳穩定成長。動盪的疫情,雖然曾使餐廳停止營業兩個月,卻也創造了一個喘息的機會,好讓他們重新審視餐廳的未來。拼裝桌椅、重新規畫空間、親手打造頂樓的煙燻爐,不曾有時間思考並實踐的事情,藉著意外獲得的沉澱期,使得它們逐一在餐廳內實現。

「事情沒那麼快,就想說一切都會沒事的。繼續堅持,而無所事事的那段期間像是一個禮物,但你需要撐過它。」就像老闆David Wood所說,他們需要撐過那段空閒的時間,才能使它轉化成禮物。面對毫無收入的兩個月,他們當然會害怕顧客的流失,即便已經開店七年,不大肆宣傳、不買廣告觸及、希望藉由口耳相傳建立好口碑的理念,形成了固定的客群,而休息的告示,可能使得餐廳流失常客。不料,客人的溫暖反倒成為他們撐過這段時間的另一大動力。「也有客人很可愛,雖然說他沒有來吃飯,但他會傳訊息來跟我說,我那天經過還看到你們的燈亮著,我覺得很安心你們還在。」

 

來自加拿大的David Wood及從小在中興新村成長的林欣蕾

隨著小孩出生的《LOCAL WORLD》│

「當你成為父母,想法改變了,你會開始思考,想要給小孩什麼樣的世界。」
2015年林欣蕾與David Wood的小孩出生,經營餐廳的同時他們需要耗費更大的力氣照顧小孩,生命的誕生,改變了他們看待世界的方法。社區不再只是一個他們經營生意與生活的地方,而是他們小孩所成長的環境,在這土地上的人事物,都會對於他們的小孩產生影響。這使得林欣蕾與David Wood想要創造一個認同的環境,藉著《LOCAL WORD》與「in the room」,他們試圖與社區建立更多連結,雖然無法觸及到每個角落,但透過小誌、農夫市集、音樂會,將能量與信念傳遞出來,使得這些事情與社區交織成一個網路,進而讓林欣蕾與David Wood能夠更加融入這個地方,也讓他們為社區帶進更多影響。

曾為老師的兩人,十分熱愛教育,也享受教書的過程。但接受西方教育長大的David Wood並不能認同臺灣現有的教育制度,他認為在這裡的學校像是工廠,目的在於鞭策小孩進到一個框架,以便生產出符合社會期待的學生。而從小家庭教育就相較一般人開放且不同的林欣蕾,對於現有教育制度的看法也與David Wood相近。等到他們遇上對的時機點,他們藉由離開代替對於學制的謾罵與批評,毅然決然地脫離了這個體制。雖然他們對於教育制度有所意見,但並不在當中評論優缺,僅是因為「理念不同」而選擇了不同的方式來實踐教學。《LOCAL WORD》這本小誌,便隱藏了他們的教育觀,他們認為不該告訴其他人應該怎麼做,而是將自己所認為的樣子展現出來讓其他人看見,留下決定權給人們選擇該如何感受,或事情應該呈現甚麼樣子。隨著我們生長的經驗,求學路上充滿各式各樣的標準答案,從空白的考卷到身上的衣著樣貌都是,許多人不假思索的跟從這樣的標準,努力成就大眾認定的成功,這樣的模式下,卻往往只產出愈來愈多的複製人。然而《LOCAL WORD》的理念,希望將思考的工作再度拉回人們身上,有別於我們熟悉的教育模式,新的想法隨著小誌與計畫而帶入社區,逐漸對中興新村產生不同的影響。

文學擴音器的堅持與理念│

店內販售的明信片

《LOCAL WORD》是份季刊,一年四期,不收取任何費用,是由林欣蕾與 David Wood所組成的小團隊所自費發刊。2018年隨著「in the room」計畫的開展所創辦,內容除了收納老闆David Wood所作的創作,隨著幕後團隊的擴張,小誌的篇幅也逐漸增加。他們邀請自身偏好的文字創作者,及在各領域充滿熱情的人來撰寫文章。而在未來的規劃上,也想將更多元的聲音融入其中,並期望它能發展成為一本真正的雜誌。

「《LOCAL WORD》這件事情,就是以身作則,主要是給我們的孩子,或是其它人一個榜樣,我就是種一個種子進去,會不會發芽我們不知道,但我們就努力的幫他灌溉、澆水。」擺脫升學主義的限制,林欣蕾與David Wood希望鼓勵孩子勇敢追求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不需要讓接收到的一切教育以及花費的心力,僅是為了升學。而在推廣的過程中,他們也非一帆風順。他們曾想舉辦詩文比賽來鼓勵學生創作,當時不論獎品、海報、評審,他們都已籌備就緒,更一一寄信給國高中小學,希望校方能鼓勵學生來參與。最後因為校方大多冷漠回應這件活動,以僅有兩人投稿告終。

在未來,他們有很多的想法想要實現,但他們選擇以成穩緩慢的速度發展,因為這能使得它的基礎更為紮實。就如同遇上疫情而緩下腳步的餐廳,他們能藉此將下一步的方向看得更清楚,以至於《LOCAL WORD》能夠保持初衷的繼續發展。保持獨立是他們對於這本小誌未來發展的重要堅持,面對愈加擴大的規模,觸及商業的機會逐漸增加,他們並不希望《LOCAL WORD》因此被左右它應有的樣貌,而緩慢的腳步,能幫助團隊對於這件事情的發生能有所警覺,不被商業綑綁,也讓它能朝著團隊所理想的樣子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