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7:木生昆蟲博物館與埔里蝴蝶發展史/余啟運

木生昆蟲博物館的前身是木生昆蟲採集所,是余木生先生在1919年所創立,受到日本友人朝倉喜代松所影響因而設立,當時採集到的蝴蝶主要是販售給日本人所收藏或是貼在紙門窗上當裝飾,當時的埔里也早已成為生態資源豐饒的昆蟲大鎮。

余清金先生則是木生昆蟲博物館的第二代傳人,他從小就受父親的影響六歲就開始與蝴蝶為伍,逐漸地愛上並且為此著迷,甚至翹課一個禮拜天天上山抓蝴蝶,他對於蝴蝶的瘋狂始終如一,連在外地當兵時都不忘抓個一兩隻蝴蝶起來收藏,在當時,埔里的蝴蝶產業已慢慢活絡起來,而交通便捷又富含自然資源的埔里也是當時熱門的觀光聖地,當完兵回家回家後,為了養家餬口的余清金時常帶著蝴蝶昨成的書籤到日月潭販售,名氣漸起的木生昆蟲採集所規模漸漸擴張,而好景不常,在二戰末期由於商船都被用於運送補給物資,一般的貨物商品不被允許輸送,因此面臨失去最大買家的難題,接著到了戰後,儘管失去原先的最大出口地日本,但出現了其他的商機,就是將蝴蝶商品賣給美國學校作為教學資源,還被廣告公司看中結合行銷,把蝴蝶標本放入推銷的信封上藉此吸引顧客打開,自從打開新市場的大門後,將整個埔里的蝴蝶產業又推上了另一個高峰,不斷的有其他蝴蝶採集所的成立,但興盛久了就會被習慣、覺得毫無新意,蝴蝶標本的銷量又逐漸衰敗,與此同時,戰後頹敗的日本也在緩緩復甦,把蝴蝶放入竹茶墊中增添不一樣的美感或是製成桌墊都是另一種不一樣的嶄新創意,日本又重新成為了產品的輸入國。

這段期間整個木生採集所的規模擴張速度驚人,也買下了好幾處地興建房屋,團隊也從原先的不到十人增長到好幾十倍的規模,這一百年間,木生見證了整個蝴蝶產業的興起與沒落,余清金靠著一股對蝴蝶的喜愛與耿直的性子,帶動了整個蝴蝶產業,終其一生都在和蝴蝶相處,這也算是一種平凡而簡單的幸福吧!做著自己喜愛的事物到老,也為埔里蝴蝶的發展史留下濃厚的一抹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