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角遇到貓——專訪貓咪中途桂姐

文/張芮瑄  攝影/陳琦涵

在埔里榮總附近的台光香草園旁有一塊不大的空地,推開紅色鐵門進去後,草木蔓生、環境清幽寧靜,走進去便可看見鐵架棚子裡放置著長桌、籠子以及一些雜物,蕨類植物環繞在旁。正當我們一行人因為無人在此而躊躇時,一聲喵叫使我們不得不低頭,便看見一隻正端坐在地的橘貓,大眼睛盯著我們,彷彿在警戒著,又帶著好奇的目光,「是橘子。」早先來過此處拜訪的學長說,原來是此地的「居民」之一。在照顧牠們的人還沒來之前,我們跟著橘子閒逛,幾乎要將整個空地都走過一遍,而後便聽見車子開進來的聲音,「抱歉來晚了。」桂姐與我們打聲招呼後,便打開車門將好幾隻虎斑幼貓移置長

 

與貓有緣 以食物療養身體

 

貓咪中途已經做了五年的桂姐表示,對於救援流浪貓她其實並沒有特別或是刻意去做,通常都是遇見了貓咪便順手照顧,不知不覺也做了五年,「所以我們的社團才會叫『轉角遇到

貓』,無心卻有緣便遇見了。」桂姐笑說。在還沒有來到埔里時,桂姐住在高雄,因為有約五十坪的院子,因此與隔壁從英國嫁來台灣住的太太一起合養了十幾隻貓。而後真正開始做起「TNR」(流浪貓犬絕育計畫)是在來到台光香草園之後,起先是因為幼貓數量多,便著手進行讓貓咪結紮的計畫。每個環境、社區裡的貓咪數量是有一定的平均數的,就像生態平衡一般,然而在台灣餵養流浪貓的「愛媽」經常遭受到人們歧視與唾罵,他們將餵養的行為看作是吸引貓咪前來聚集的原因,因而造成環境髒亂。「但牠們本來就生活在那裏了,有沒有餵都是這些貓。」桂姐一邊說明一邊將牽繩套至黑貓lulu身上,lulu與另外一隻黑貓lala是兄弟,也是自小便生養在台光香草園旁。對於貓咪的飼料與食物,市面上販賣的飼料成份和來源無法真正讓人信服,商業導向所販賣的飼料會誤導飼主。桂姐說她曾經遇過一隻天生泌尿道狹窄的貓咪,若是以飼料餵養,含鎂量過高會使貓咪身體造成很大的負擔,回想小時候母親餵養貓咪是自己煮鮮魚拌飯當作主食,因此桂姐便上網爬文找尋貓咪可以吃的東西,貓咪是肉食動物,肉食是牠們攝取蛋白質的主要來源,而且貓不太喝

水,所以桂姐便決定自己備食,煮飯拌著水煮雞肉、蒸蛋等等當作主食,讓貓咪們攝取足夠的水與營養,偶爾也會吃一些少量的乾糧,如果身體營養足夠就不會容易生病,漸漸形成了以食物療養貓咪身體的習慣。

 

生命誠可貴 更需謹慎篩選領養人

 

桌上的籠子裡,一邊動作一邊與我們聊天。

而後我們一行人移至棚子旁的鐵皮屋裡,在一個固定的空間裡讓貓咪們自由活動。虎斑幼貓呼呼與黑貓兄弟lulu、lala一開始對於陌生的環境相當警戒,卻也十分好奇,四處亂跑,呼呼看見鏡子裡的自己做出了十分疑惑的樣子,見我們伸手卻一溜煙的躲進櫃子底下。「因為是新的環境、新的人,牠們才會這麼不習慣。」桂姐說。談及領養一事,桂姐十分小心謹慎。對於有意願領養貓咪的人桂姐希望可以先讓他(她)和貓咪做朋友,觀察他們是如何對待一條小生命,並互相溝通養貓咪的方式。因此認養人對桂姐來說是「親家」的關係,如果領養的貓咪有什麼狀況,可以互相支持、支援,就像家人一樣。「隨時關心貓咪的狀況,是因為我怕如果認養人想要出去旅行時,可以將貓咪送來我這邊,才不會面臨到沒有人照顧貓咪的情況。」相較於經濟狀況,桂姐表示她更期望的是認養人有足夠的時間可以陪伴貓咪,有一個適當的空間讓貓咪生活,因此桂姐也會去到認養人的家裡環境看看,觀察是否有預防貓咪跑出去的裝置。對待生命的態度、陪伴與環境狀況等等是桂姐篩選認養人的標準,她也相信貓咪會等待對的人,如果貓咪不喜歡環境、認養人自然也會跑掉,桂姐是尊重也相信貓咪的選擇的。送養貓咪的狀況,因為民間忌諱,桂姐表示黑貓是最難送養的,即便是結紮了也很難原地放回,鄉下地方某些會放置捕獸夾,因此為了確保貓咪不會因為餓肚子捕食而不小心受傷,桂姐每次都會讓貓咪吃飽再讓他們活動。「我們做這些也不是刻意,就是盡一己之力去做。」桂姐表示,她只是做自己能做的事,很多愛媽花費時間精力去餵養流浪貓的行為也十分辛苦,對此她說這其實是人類應負的責任,人類的發展讓貓咪沒有生存空間、又歧視辛苦餵養貓咪的愛媽,如果可以做到平等看待每個生命,餵養他們、帶牠們去結紮防止過多的繁衍,很多問題都會迎刃而解。「TNR」計畫的剪耳可以讓人們分辨貓咪是否已經結紮過,以男左女右來區分公貓與雌貓,結紮過後再將貓咪原地放回,「僅僅是一個遮風避雨、讓貓咪可以生存的地方,人類不能提供嗎?」桂姐語重心長地說。救援貓咪的工作最痛苦的是讓桂姐看待人生的方式更加悲觀,虐殺、路殺動物的新聞時有耳聞,從未聽聞過樂觀的事如何不悲觀呢?但是桂姐也說了因為救援,才讓她可以遇見那麼多貓,儘管她認為自己並不像正式的中途、很多愛媽一樣偉大,卻也是盡自己之能盡量宣導「TNR」計畫,將結紮觀念植入人心,避免歧視且包容貓咪,是桂姐希望可以做到的事。「想像一下如果未來沒有貓咪、沒有狗了,沒有其他的動物,生活裡只剩下人,會是多可怕的事。不懂善待其他的生命,又怎麼會懂愛呢?」

 

為籌醫藥費開源節流

 

因為並沒有刻意去做救援,通常都是貓來了便照顧、餵養,當貓咪數量越來愈多,伙食費、醫藥費等等金錢問題便開始浮現,如何開源節流維持經濟狀況便成為一個問題。桂姐表示他們

會自己種菜,吃南瓜

便種南瓜,節省自己的伙食費讓貓咪們吃飽。正因為是盡自己的一己之力而去救援,桂姐從未接受過別人的捐款與支援,她認為目前的狀況還可以支撐,捐款不如留給更需要的人。費用的部分除了從自己的生活費省下來,主要的收入來源則是販賣天然染色商品,賣出去的商品會將十分之一的錢存起來;買東西會比價,花費更多時間去挑菜、選擇食物,比起金錢花費更多的是時間成本。同時也計畫義賣用天然染色做的貓項圈,籌措貓咪手術的醫藥費,對桂姐來說最好的支持便是購買天然染色的商品,可以藉此推廣天然染色的觀念、提倡環保意識,也可以幫助貓咪,一舉兩得。

 

養貓,首先需要考慮的是時間,是否有足夠的時間可以陪伴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沒有耐心去陪伴貓咪長大,或只是一時興起,都盡量不要隨意碰觸貓咪,決定牠們的人生;同時應該瞭解何謂「TNR」計畫,並且尊重生命、善待動物,這是桂姐期許人們可以做到的事。從桂姐身上,我們學習到了以真誠之心對待生命是每個人都需要理解的事,哪怕只是一點小小的力量,也可以改變牠們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