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 / 陳奕良、張瀞文

隱藏在第三市場裡的青年旅店,裡弄hostel,裡弄hostel是在2016年夏天開張的,老闆吳秀雀說道,裡弄最初的創立其實不是她,而是自己的表弟,本身為藝術策展工作者的愛寶老師建立的,在台北工作的愛寶老師,因為憂鬱症回到埔里休養,在這段期間找到了這個空間,便承租下來開啟起了青年旅店,他以策展的經驗設計與裝潢這棟屋子,所以布置上看起來與其他青年旅店也有那麼幾分不同,而經營了半年之後,他便回到台北工作,裡弄的經營則交付給表姊,也就是現在的老闆吳秀雀。

裡弄的取名是來自於愛寶老師祖母的名字,李弄的同音字,而吳秀雀接手裡弄後,也沒有將這個名字給改掉,因為李弄也是她的姨婆,而她認為家族的記憶是相當珍貴且重要的。

裡弄hostel沒有招牌,甚至沒有門牌,在第三市場郵局對面的通道上,從夾在兩間店鋪中間的鐵門後,拾級而上,才會發現這間青年旅店,老闆說裡弄沒有去宣傳或廣告,客人們大部分都是透過網路,Facebook或是Airbnb而來,或是聽曾經來住過的朋友推薦,而很神奇的,這樣的經營能夠維持旅店的運作,甚至還能有些利潤。

吳秀雀說放慢客源進入的速度,雖然這樣的客人量不會太多,但她更在意的是能否有品質上的保證,每一位來到裡弄的客人,吳秀雀老闆除了幫忙規劃旅遊路線與建議外,也會和他們聊聊天,分享和交流彼此的故事,也讓在埔里短暫歇腳的旅客們備感溫馨。裡弄的大桌上擺著的留言簿,起初是沒有的,但來裡弄住過的旅客在離開時,紛紛用桌上的筆記本寫下了感謝的話語,老闆後來便放了留言簿好讓旅客寫,而經營至今,已經累積了厚厚的兩大本的留言,老闆在翻起時也還笑著分享每位旅客的故事。

青年旅店好像常常讓人直覺的聯想到旅行,而吳秀雀也是相當喜歡旅行的人,她說她在高中時,就展開了一個人的自助環島旅

行,那是個還沒有手機與WIFI的年代,還得帶著旅遊指南、看著地圖,打公共電話詢問班車時刻。她認為透過旅行這樣的外在刺激,可以激發出嶄新的想法與創意,而旅行不一定要照著網路上的達人推薦或是必去景點等等,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旅行方式,找到並享受適合自己的旅行方式,比這些看到那些名勝景點還要重要,她十分鼓勵大家旅行,不只學生、青年要旅行,中年人、老年人更要旅行。

除了一般的旅店業務外,裡弄hostel也時常會舉辦分享、交流的活動,像是暨南大學國比系學生們分享青藏高原的所見所聞、東南亞系舉辦的紀錄片影展等等,甚至還辦過音樂會。吳秀雀說她很喜歡珍古德說的「微光」的概念,不要小看一個人的力量,雖然你很平凡,但說出的話與想法,一定會有人聽到,進而去影響與渲染下去,所以她對於這些活動也相當支持,甚至還會將裡弄的盈餘投入在這些活動的籌備上,得之於裡弄的,最終也回到裡弄上。

吳秀雀認為裡弄hostel是一個空間,而非只是單純的旅店而已,所謂的空間是人們生活的地方,而她只是維持著這個空間,讓活動與想法自己發展出來而已,對於裡弄未來也沒有想太多,就是朝著這個方向繼續經營下去,將來又會有什麼樣的人來到這裡,又會有什麼樣的事物從裡弄發展,誰也不知道,但這樣的微光會繼續傳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