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8:鱗翅目講堂:漫談台灣的昆蟲/徐渙之

「學昆蟲的小孩不會變壞」徐渙之說。

熱愛昆蟲學的講者徐渙之,為「六足昆蟲工作室」負責人,與傅建明、左漢榮、張保信先生,號稱蛾界的四大天王。徐渙之曾以維護棲地為目的,到綠島、蘭嶼進行觀察與研究,也經由參考日本人的經營方式,發現在日本幾乎每個鄉鎮都有昆蟲同好會,但這對台灣來說卻難以實現。他提到,台灣的昆蟲博物館能如此興盛,其實要感謝許多日本學者。再尋找新蟲方面,講者徐渙之更勝一籌,所有要找新蟲的人都會往同一個地方衝,而他卻是到沒人去過的地方,因此有些專家學者都會希望與他共同到野外尋找新蟲。提到採集,「採集有採集的倫理,不管是人與人之間還是人與自然之間」徐渙之說道。講者過程中不斷提到每個他所尊敬的昆蟲學家,尤其說到連日清博士時更為激動,連日清博士為一位研究蚊子的公民科學家,對台灣有所貢獻,讓徐渙之甚為尊崇。

擔任生態攝影協會理事的他,在演講中告訴大家,拍攝昆蟲重點,需要在有明暗對比或是有透光的地方,才能拍出好的作品。在過去,他總是白天抓昆蟲,晚上便將昆蟲交給研究者,在抓昆蟲的時候,方式有很多種,但若使用捕蟲網,就需要很小心,像是抓蝴蝶時不能擠壓到網子,否則在裏頭的蝴蝶翅膀很容易斷掉。捕蟲看似很容易的事,但卻可能一不小心就去觸犯了法律,因保育類昆蟲並不能捕捉,為何那些昆蟲會被列為保育類?是被當時中美貿易戰的《美國301條款》所規範。許多人會認為,台灣昆蟲大都從中國大陸進來,但事實上從東南亞進來居多。而日本昆蟲近期也出現了雜交現象,例如四黑目天蠶蛾。許多外來種的引進,會影響在地昆蟲的生存,像是引進小繭蜂讓蝴蝶的生存備受威脅。

因台灣位於熱帶、溫帶地區,有北迴歸線的經過,再加上受到氣候及地形的影響,南北生態大不同,因而發展出昆蟲生態與基因的多樣性。以螢火蟲為例,有專家學者說,全台螢火蟲每年有六千多種,春夏秋冬都有,如此龐大的數量讓人歎為觀止。台灣昆蟲的特色,造就中、外許多學者,也帶來不少商業利益,因台灣為昆蟲買賣的集散地之一。「對昆蟲的價值觀不能用錢來衡量」講者說。最後他還提到,號稱昆蟲王國的台灣,或許並不是真有最多的昆蟲,只能說昆蟲的特色每個地方都不一樣,昆蟲並無國界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