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蘇瑾珮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

圖 / 陳松泰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 )

講座時間:2018.12.16 / 演講者:翁勤雯

| 閃亮的女孩 |

「我的本名叫翁勤雯,筆名叫全麥麵,因為我媽媽是做全麥麵,然後我很喜歡吃全麥麵,所以我就叫全麥麵。」

她讓其他人親切地喊她的綽號「麵麵」。這是她第一本繪本的新書發表會,內容是關於噶哈巫的傳統新年,但有趣的是,麵麵並不是噶哈巫族人,她是來自屏東的漢人,在 2015年時從網路得知在守城部落有免費的族語課程,認為是一個難得的學習機會,於是帶著弟弟一起來埔里守城份社區與潘永曆耆老學習噶哈巫族語,同時亦在牛眠部落學習織布,於是在這樣的機緣下,她漸漸認識了這個美麗的原住民文化。

麵麵彷彿有一種天生的親近感,不怕生,可能這個特點成為了她做研究與調查時的一個有力的武器,但我知道不是的、並不是這樣簡單,而是麵麵眼裡對這個噶哈巫族單純的喜歡,讓她說話時鏗鏘有力。

| 年到了! |

紅色為底的繪本看起來很討人喜氣,上頭用 Q版人物畫出的噶哈巫族人生動活潑,彷彿隨時都能從裡頭跑出來。在這個時代有很多關於原住民的創作產品,不乏使用文字、繪畫等等方式來分享不同的文化,「azem pasaken lia」指得就是「年到了」,即是一本介紹噶哈巫傳統新年的繪本。為了蒐集資料和確保語言與畫面的正確性,在前置作業上麵麵一行人下足了工夫。除了參考文獻,她們也到部落裡做田野調查,用與耆老聊天的方式採集,考量到在語言上的一致性等等因素,最後決定與守城社區裡的潘德興耆老學習,他是族裡可用完整族語口述傳統過年的一位老人,可說是行動的「長篇語料」。

起初連台語都說不好的麵麵,鍥而不捨地和耆老說話、學習,直至現在已經能很流利地使用台語或者噶哈巫語與潘德興耆老聊天,讓人佩服,麵麵也告訴我們,她為了學好噶哈巫語,也會在IG上用族語記錄生活,她說一定要先以族語去想怎麼寫,寫完了再用中文翻譯一次。

其實不管到底是不是這個部落的族人,只要喜歡甚至認同這個文化,都值得去理解和宣揚它的存在價值。在麵麵身上我看到一種光,那是對於自己喜歡的事物很坦率的感覺,可能也曾有人疑惑她喜歡的理由,但是緣分來了,擋也擋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