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張瀞文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

圖 / 曾嘉盈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國際文教與比較教育學系 )

講座時間:2018.11.6 / 演講者:沈詠為

| 返鄉之後 |

「開始決定種咖啡,是因為全家人都喜歡喝咖啡。」沈詠為說到種咖啡的契機,其實很溫暖。在南投魚池鄉出生的沈詠為,成長階段最熟悉的地方,是距離魚池鄉約一個小時車程的台中市。921地震那一年,從事水電工的沈詠為回到南投縣,但回鄉之後的工作並不順遂,沈詠為總想著「用好的」,而這樣的理念卻不符合鄉下居民的觀點,於是沈詠為另闢生路,選擇開民宿,而一家人都愛喝的咖啡館於民宿一樓就此成立。特別的是,沈詠為依靠著原先從事水電工的基礎,自行設計民宿的所有空間,他說,簡約是民宿的主要風格。簡單的,就好。

從一開始認為,只要加兩顆奶球、兩包砂糖就是「咖啡」的外行人,到2017年考到國際咖啡品質鑑定師,沈詠為說,咖啡農要能獲得杯測師的名額,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因為對咖啡的熱情受到肯定,沈詠為受邀到南投縣「愚人夢工坊」擔任講師,要帶領11位心理發展遲緩的學童找到沖泡出苦中回甘的香濃咖啡的方法。現在,沈詠為不僅成為經營民宿、咖啡廳的老闆,同時也是愚人夢工坊的講師,生活忙碌,卻四周都有溫暖的咖啡香。

| 咖啡的玩家 |

從跟隨父親腳步從事的水電工職務,到目前多角化經營的民宿老闆,沈詠為的多重身分不僅表現出他的不同經歷,也代表他的興趣所在。除了這些角色之外,「咖啡農」亦是沈詠為為之驕傲的身分之一。「自己喜歡,就種,就做。」現在,沈詠為擁有了一間自己的實驗農場,在這個注滿對咖啡熱情的基地裡,沈詠為用粗放、科學化的方式,種植著六種阿拉比卡的咖啡原豆。將興趣發展成工作,沈詠為笑稱,自己是「咖啡的玩家」。

因咖啡苗生長期較長,需得花費三年至五年的時間,才能等到咖啡苗的結果,等待的時間很是考驗。提起最不捨的經驗,沈詠為說,一開始會因為咖啡種植出來的「品種不對」,就果斷砍掉原本的咖啡樹。當然會心疼,但看到新種植出來的咖啡豆是自己想要的,就覺得很值得。

沈詠為也表示,最初決定砍樹,是同樣身為咖啡農的他,得到特等獎的那一年。「那一年,突然發現已經沒有辦法再上去了,如果沒有砍掉,就沒有辦法再往前,於是下定決心砍掉種植很久的咖啡樹。」字裡行間可以感受到相當不捨的情緒,但沈詠為說,他不後悔。也因為有了成功的基礎,時至今年,沈詠為把對咖啡的熱情轉移到教育課程上,希望培訓下一代對咖啡的興趣及基礎認識,同時發展臺灣的精品咖啡。

「興趣發展成工作,是很幸運的事。」基於「喜歡」的基礎,沈詠為因而確定,並且堅定的走在好的方向上。

未來,他也期許能將自家咖啡推廣給更多人知道,讓臺灣咖啡被國外看見;並且在他的咖啡園裡,繼續實驗、栽培,更深入的學習廣博的咖啡學問。

| 「慢慢」烘焙夢想 |

南投縣埔里鎮第一間公益咖啡廳於2018年10月12日,正式在南投縣身心障礙福利復健服務中心落腳,南投縣政府與愚人之友基金會合作,為11位慢慢寶貝們發展別有韻味的一技之長。愚人夢工坊經過一年左右的培訓及籌備,並邀請到擁有CQI國際咖啡品質鑑定師證書的沈詠為,以及埔里鉅鹿咖啡館的老闆莫宜軒擔任講師,期許能透過慢慢寶貝們對於咖啡的興趣,為他們開創出一個舞台,也讓他們對自己提升信心。而有SCAA美國精品咖啡協會金杯技師認證的講師沈詠為笑著說,其實一開始對於被邀請的這件事感到有點惶恐,因為不知道是以捐贈的方式,或是交授的方式進行。他也表示,但看到11位學童對咖啡的興趣萌芽,並且有目標地學習,其實心裡很安慰。

因為接觸了咖啡,一頭栽進咖啡的香氣裡頭,沈詠為用自己所學習到的專業,細細教給這些慢慢寶貝們。「愚人不作夢咖啡」、「憨人ㄟ夢想咖啡」,愚人夢工坊的主旨其實很簡單,就是希望夢想不只是夢,而認真學到的成果,他們則反應在公益活動上,希望吸引更多人一同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