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張晏慈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諮商心理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

位於暨大研究生宿舍後方的射箭練習場是特色運動中最安靜的區域,在射箭場上,沒有大聲的喧譁聲也沒有教練的呼喊聲,取而代之的是箭支互相碰撞的匡噹聲與箭飛越時的咻──咻──聲。

射箭運動在埔里地區發展已逾四十年,而暨大的射箭更是特色運動中的熱門項目之一,目前由袁叔琪老師帶領射箭專長的體育績優生。其中,暨大射箭專長的體育績優生又分為反曲弓與複合弓兩個類別,反曲弓較接近傳統的弓箭,完全依靠人力;複合弓則包含科技因素在內。

射箭隊成員於清晨進行練習

| 將焦點拉回比賽 |

在射箭競賽中,些微的分數都會影響結果,每支箭都背負著選手的期望,朝著靶心奮力一躍。在比賽結束前絲毫不能鬆懈,時時刻刻都要穩定自己的心態。袁叔琪分享在以往比賽情境下,對於自己的心態的調整方法是將焦點拉回比賽,聽起來十分容易,但在當下相當容易受外在因素所影響。所以在平常練習時要了解自己的焦點、專注點,在比賽時要在最快的時間回到最佳狀態,將每一次的焦點回到比賽本身。倘若得失心太重、開始分心時,袁叔琪會讓自己開始回想在練習時自在的情境,讓自己可以重新回到在比賽中該專注的事情、專

射箭隊教練與學生一同練習

注的力量以及專注的技術等等。

面對勝負,袁叔琪則說,在還不知道輸贏時,每次射箭的過程都是很享受的。且射箭對她來說有著沈著和冷靜的力量,是在別的事物所沒有的。但漸漸有成績、勝負後便想要追求更卓越、完美的自己。在以往的練習過程中,面對這般情況的壓力來源在於:每天的成績是否都能有所突破。在經歷了幾次比賽後,袁叔琪也體會到平時練習的重要性,在每次練習中把自己心態、技術、體能準備好,而不是為了比賽而準備,心態自然而然就會回到練習那般的輕鬆感,也就較不會在高壓的比賽下失常。

| 紀律、團隊倫理、自我控制 |

帶領暨大學生已三年多,「在練習的時候,我不太會跟他們說太多要改的東西,讓他們自己感受,我則在一旁觀察。」對於射箭隊的學生們,袁叔琪相當重視學生的心態和態度。在練習時,期望學生可以主動學習、主動來找他討論,而不是老師主動去提出問題和解決,養成學生被動的習慣;在比賽時,儘管在技術方面不如體院學校成熟,但仍要將心態調適到最佳狀態,將平常的練習有所發揮,不要因為心態而影響到了表現。「我很少跟他們說我對他們的期待在哪」袁叔琪說,自開始任教後,更重視學生的「自我要求」,一別以往在比賽中好勝心強的態度,在面對學生比賽失常時會先調適自己的心態,而不是要求學生檢討。

射箭隊複合弓項目成員合影

觀察袁叔琪私底下與學生的對話與練習時有些許的差別,私底下,他就像學生們的朋友般,與學生們一同聊車、聊日常生活,偶爾帶幾句調侃的話使氣氛輕鬆歡樂;但在練習時,袁叔琪對於學生的規矩相當重視,「紀律、團隊倫理、自我控制」是對於學生們的要求,紀律的部分,他要求學生在每次練習時都要準時;團隊倫理的部份,他要求學生們的禮儀和不能做出傷害團隊的事;最後在自我控制的部分,她要求學生們對於自己的練習、學業、生活負起責任。「不要等到做那個人的時候才有那個習慣」袁叔琪肯定的說,遵守規矩是希望學生能養成習慣,當自己有目標想成為那個理想的人時,必須從習慣先養成,經由一點一滴的累積才會離目標越來越近。

 

| 可以多去嘗試就多去嘗試 |

關於退役後的職涯規劃,袁叔琪有自己的想法:「我在唸書時一直都告訴自己以後不見得要走射箭這條路。」不論什麼項目的體育選手總有退役的時候,因為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接觸過很多種工作,舉凡酒吧、加油站、飲料店都曾留下足跡。在每一項工作中,袁叔琪卸下國手的光環從頭學起,努力做好每一份工作和挑戰。在受傷退役後,因緣際會來到暨大,袁叔琪仍持續進修,目前就讀於暨大的輔諮所。談到為什麼會想讀輔諮所,袁叔琪認為「在教學方面,教學者必須要有宏觀的視野,不一定要什麼都懂,但視野要大才能幫助到選手,如果我的專業一直都只有在競技體育方面,那可能對於選手一些心態上的調整或是其他問題會比較沒有辦法解決,這對我而言會是一種打擊。」她希望自己不僅能幫學生選手們競技上的問題,同時還能了解、甚至解決其他方面的問題。對於暨大射箭隊的選手們,袁叔琪期望他們可以提早規劃自己的生涯,也常鼓勵學生多接觸、多參與活動,若有興趣也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回到射箭練習場,袁叔琪在採訪尾聲時與學生們一同練習,不難感受到在這項運動中的「心理調適」對選手們多重要,在面對不同情境時都要用最快的時間冷靜自己,面對每一個細節必須果斷地去判斷和觀察,同時馬上使自己重新聚焦在比賽上,不被其他事物牽著走。就如同袁叔琪所說的在比賽中常有「失焦再聚焦的過程」,如何在競賽時調適自己的心態會是射箭選手相當重要的議題,也相信在畢業後,他們能帶著在運動上所學的精神繼續在其他領域發光發熱。

射箭隊成員進行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