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曾雅鈴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諮商心理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

文 / 張晏慈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諮商心理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

  在暨大,有一群比較特殊的學生,他們具備體育專長,透過較為特殊的管道進入暨大就讀,那就是──體育資優生。

十二月清晨六點,天微亮,低溫的日月潭潭面伴隨冷風,沒有休息沒有盡頭的訓練,擁有毅力擁有目標的選手,無所畏懼,時間一到,林展緯一聲「下水」,船艇輕輕放入水面,承載滿滿夢想。

船艇隊四人單槳於月牙彎練習

| 是體保生還是體資生呢? |

目前體育專才升學管道分別為甄審、甄試、獨立招生,以下簡略介紹:甄審是以國外比賽成績作為依據,體育署會在網站上公告可以採計的國際比賽,取得甄審資格的條件相當嚴苛,必須在國際比賽取得前兩名的成績。

甄試則必須要在學測或指考達到一定的門檻,然後再去考體育大考中心所辦的術科考試再由教育部做分發。獨立招生為各校設定學測以及高中成績門檻、術科檢定、面試階段。

目前暨大船艇隊採用獨立招生管道,此管道能夠依照隊內需求,選擇需要的選手專長。「體保生」不必參加全台灣一般高中生的學力測驗,「體保生」為體育保送生,不必參加全台灣一般高中生的學力測驗;「體資生」則必須參加大學入學學測,由各大學單獨設定學測分數門檻及招收體資生的運動項目,再由各申請學生進行術科檢定,綜合成績後選填科系。

台灣升學主義氣氛濃厚,對體育專長生總帶有些許負面的刻板印象,但其實暨大校內常見的這群人,並不是保送大學就讀的,而是體育資優生,是經過一連串審核與檢定,兼顧課業的同時也必須接受嚴苛的訓練。

| 想怎麼收穫,先怎麼栽 |

船艇隊單人項目於月牙灣練習

「想在台灣體界的舞台中綻放多閃耀的光芒,全憑自己的努力」,提及運動員生涯長短與規劃時,身為船艇隊教練的林展緯開頭就先說了這句話,運動員不可能當一輩子,必定會面臨人生職涯的轉捩點,無論是想要轉當教練抑或是發展第二專長,都必須花費時間以及努力。林展緯常在集合的時候提醒每一位學生,身為運動員最難得可貴的正是勇於挑戰以及面對艱難依舊堅持的態度,他們不僅僅只是運動員而已,除了訓練外還有課業責任,即便系上專業科目十分不在行,也一定可以找到一個自己比較有興趣的部分,林展緯堅信若能將訓練時所培養出的堅忍毅力轉化使用在學科上,努力久了一定會激發出不同火花。

林展緯非常注重學生學業,於行政端致力協助,向校方提出一對一課後教學之建議,校方非常支持並且挹注經費於此,不過曾有學生向林展

船艇隊單人項目於月牙灣練習

緯提出「是否可以與任課老師協調50分就算及格」,林展緯立馬否決,並且告訴學生:「老師們在學生名單中並不會得知你是體育資優生,也無需將你們貼上標籤」,除了不要製造任課老師的負擔外,最重要的是林展緯認為這樣的要求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而是學生要去了解問題出自於何處,並且主動提出需求,如此一來才能夠有所收穫。

選手們坦言「漫長的訓練,最大的轉變就是心態,在過去國高中時期可以毫無顧慮的接受訓練以及追夢,到了大學生之後,一樣可以不斷訓練追逐夢想,但是也要開始思考更多現實層面的部分了。」談起生涯規劃時,他們說遇到林展緯是件很幸運的事情,林展緯除了帶訓練,也用心和選手們討論未來出路,甚至沒日沒夜的開會、寫計畫來幫助選手們提升專業之能、培養多元能力,目的只是希望選手們能夠好好的、專注的訓練與學習,更放心的追逐夢想。

 

船艇隊練習前將船搬至月牙灣

| 為自己負責 |

暨大未開設體育系,藉由特殊招生管道招收船艇、射箭、空手道、女子壘球專長的體育資優生。林展緯說及早期的體育資優生進入大學後,會因自身有系上的專業科目而不參加訓練,林展緯為了解決這個頭疼的問題,而有了「專長課」的安排,目前船艇的體育資優生必須修過六個學期的專長課,才能夠順利畢業。107學年度林展緯在深思熟慮下決定增加一學期的專長課,專長課從五學期增加到六學期,選手們大二上開始接受一連串緊鑼密鼓的訓練,船艇重要賽事大專盃於下學期舉辦,讓大四選手能夠把握畢業前最後一次重要賽事,在賽

船艇隊練習完畢將船隻歸位

前有更充足的訓練。選手們進入大學階段後,林展緯常對學生說「把訓練當作課程,該做什麼的時候就去做,林展緯只負責你一半的身分,身為體育資優生的身分,另一部份學生的身分,自己必須負責好學科」,林展緯笑稱自己像「保母」,時常嘮叨叮嚀選手們大小事,像個老媽子一樣。選手們有事情第一個一定找林展緯,不過林展緯是個非常有原則的人,每個選手進入划船隊後林展緯都會說明清楚底線,一旦違反規定,即便他可以處理協調,也一律不插手,目的就是要學生必須去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 期待成功到來的一天 |

晨練完去上課,晚上七點還有一場訓練,即便假日也未曾放假,寒暑假同學們都有自己的規劃,而選手們留在學校進行訓練,就算回家了,也必須自主訓練,面對如此頻繁與艱辛的訓練,忍不住想問:「偷懶幾天會怎麼樣嗎?」,選手們答:「會呦!體能沒有維持好,教練一下就被看出來了」。

日復一日的訓練,只為了在短短幾天的比賽中奪下佳績,每次賽季都需要經歷非常長的訓練時間,「想拿金牌不單單只是要替自己爭一口氣,也是想證明自己、證明給教練看,讓教練了解他的苦心沒有白費。」這是選手不停在努力的事情。

划船完整動作的流程如同腳踏車的鏈條與齒輪一般,不斷地重複一樣的動作,但是不同的是腳踏車的鏈條與齒輪之間是互相緊緊咬合,而選手們只能用自己的雙手把槳桿拼命地緊緊握住,伴隨著的是整隻手掌的水泡,教練的呼喊聲與這些痛都在提醒選手們對夢想、目標的執著,只有不停地划下去才有實現的可能。進行訓練時,林展緯總在一旁吶喊、鼓勵,彷彿是他在划一樣,著實給人共進退一起奮鬥的感覺,不離不棄的陪伴也成為選手們的力量,支撐著他們。

選手提及划船教會他:「只要抱著努力不懈的態度,改進和彌補自己缺少的東西、輸掉的部分,勝利是會來臨的;比賽不會只有一場,無論輸贏都要為下一場比賽做好準備。」

練習的過程有喜悅有難過,相信選手們不斷地在成長,也享受著在船上的節奏感、團隊一同出力的氣氛,選手們希望站上更多與更大的舞台來分享這份感動,這份堅持來自於他們內心的對於划船「慾望」,更是一份榮譽感!

船艇隊進行室內划船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