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張瀞文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

圖 / 張瀞文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

| 關於「這是當然的」背包客棧 |

二樓陽台外,老闆娘手作的竹籠

與老闆娘相約採訪的時間,是晚上七點,才剛把摩托車停下,映入眼簾的便是背包客棧門口那一個,大紅大紅的燈籠,紅底黑字的寫著「客棧」兩個字。停駐了一會,便看見方才倒完垃圾老闆娘快步地跑來,親切熱情的招呼我們入內,手沖了兩杯咖啡給我們。

問起背包客棧名稱的由來,老闆娘說,其實這間背包客棧在三年前是她的朋友──黃當然先生打造的,而背包客棧原先是由黃先生和老闆娘合作建成的,2016年時,老闆娘和黃先生討論之後,才真正接手背包客棧。而也因為老闆娘有考餐飲執照,老家又是從事餐飲業的,對於餐飲始終有一份理想,也因此,老闆娘笑笑地告訴我們,之後有計畫將背包客棧的一樓改成複合式餐飲,其實就是想重現如同早期泡沫紅茶店的感覺;二樓則繼續保留住宿的功能。而對於原先黃先生主打的南洋風格背包客棧,老闆娘用三年的時間,將黑板、燈籠、鳥籠等等的作品,一個一個透過手作慢慢呈現並擺佈在背包客棧裡,老闆娘說,想呈現的就是古時候客棧、有飲食有住宿的感覺,複合式餐飲的想法有部份也出於此,因此背包客棧裡的裝潢都比較偏中國風。

此外,背包客棧裡還有幾隻可愛的吉祥物,裡頭最親人的應該是老闆娘所飼養的白文鳥──甜不辣和貢丸,在背包客棧裡,不時可見牠們的身影,兩隻鳥兒圓圓的身體也很是討喜。

老闆娘說,之所以開始養鳥,也跟喜歡古裝劇裡的場景有關係,因為在劇中所描述的客棧都有養鳥。但在和鳥兒相處的過程中,常有不測的意外,老闆娘因此無奈地告訴我們,所以照顧牠們的回憶,有泰半是不捨的。儘管如此,老闆娘對其他幾隻鳥兒仍是悉心照顧,將其當成孩子一般。

| 「用買的不如自己做。」 |

背包客棧大廳一角的小熊布置

「在台北的時候,就覺得甚麼都可以買的到,但來到這裡之後,才發現原來很多東西都是可以靠自己去完成的。」老闆娘說,原本在台北工作,七年前嫁來埔里後,因為黃先生一群藝術家的關係,因此接觸到手作。老闆娘對手作的定義是,自己手工完成的東西:例如手作小物、手沖咖啡、調酒等等,雖然都不做販售用途,但將以往的經驗呈現在背包客棧的裝潢上,也是一種成就感,老闆娘笑稱,「會覺得自己有生之年又完成一樣作品了。」談話的過程中,可以知道老闆娘是一個行動力還滿強的人,想到什麼就會去做什麼。老闆娘也偏愛竹子或木頭等的手工藝品,所以會去回收一些好的物件加以改造,像是在背包客棧一樓看到牆上固定布簾的木板,就是以前的床板回收之後再利用的。

 

 

背包客棧二樓交誼廳 背包客棧大廳一角的小熊布置在這間背包客棧裡,從門口到房間,四處可見老闆娘的心血,而對於自己完成的一絲一毫,老闆娘語氣裡也都聽得出驕傲。老闆娘說,這樣復古的物件,稍微整修,再用槌子釘一釘就很有感覺了。也就是因為喜歡,所以即使得花較多的時間佈置,老闆娘仍舊堅持手作,希望背包客棧成為她理想中的模樣。

 

| 關關難過關關過 |

背包客棧二樓交誼廳

南投埔里因為屬於觀光鄉鎮,因此飯店、民宿、背包客棧等住宿處所的數量不少,對於同業競爭激烈的現象,老闆娘說,其實不要急,畢竟自己動作也很慢,主要是把餐飲和客棧慢慢推廣出去,這樣就好。老闆娘也說,其實只要背包客棧有自己的個人特色,那就不必感到有這麼重的威脅性,所以之後會更多地加強複合式餐飲的推銷,讓複合式餐飲不僅實現她的理想,也成為客棧的特色。

有想法的老闆娘也表示,之後會想擺一些古裝,完成類似 cosplay的主題,吸引一些喜歡中國風的客人。但一切都還在計畫,老闆娘期許,希望等女兒國中之後,整間客棧的營運越趨穩定,這一兩年的時間,便希望能將飲料如何調配學得更好,以離目標越來越近。最後,老闆娘說,其實不管客人來到這裡是抱持怎麼樣的想法或眼光,「你能找得到我們家,那我們就是有緣了。」緣分,大概便是人與人之間,相遇的連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