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鐘翊婷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

圖 / 張晏慈、趙郁嘉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諮商心理與人力發展學系 )

| 「看見」埔里的特色 |

民眾開心的戴上面具合影 (趙郁嘉攝 )

早在好幾年,謝顯林就認識了逐燈祭的總召陳巨凱、紙農書院的黃世豐,並討論出埔里應該每年要有一場屬於埔里的文化祭典,而且透過埔里鎮長廖志城的召集下,形成現在「埔里森林逐燈祭」的夥伴團隊,而這次的逐燈祭他負責的是最熟悉的視覺設計,團隊間的默契更是他能夠毫無顧慮去設計的後盾。

做為豬年年初的一個大節慶,這次逐燈祭的海報結合台灣和埔里的元素,用山豬做為視覺主體,以插畫性的方式呈現童趣,在畫面上加上廟會常見的涼傘、舞獅,再加以呈現埔里在地的特色,像是蝴蝶、青蛙和拿著芭蕉扇的平埔族小人偶,還有象徵埔里作為紙鎮的代表──紙鶴和燈籠,而畫面最上方老虎敲鐘的動作,則是活動內容「敲鐘。心」的呈現,同時還附有埔里景點虎頭山的意象,最後再以燈籠點綴整幅海報,畫面融合埔里各式特色卻不失美感,正展現了謝顯林一流的設計功夫。

這次的宣傳裡還能看到一個充滿埔里特色的 LOGO,在圓角矩形的框架上,將 LOGO設計成白底黑字,上面有蝴蝶、紙、筊白筍、百香果、木頭、群山、瀑布,全都是埔里的特色,但視覺上也沒有特別強調哪一項,謝顯林說:「埔里 LOGO我在逐燈祭之前就設計好了,那時候大家在吵說要用蝴蝶、紙、筊白筍……去做統一的視覺設計,但我覺得任何東西,都沒辦法涵蓋埔里。」這樣的想法一直延續到逐燈祭的視覺設計,因此可以看到在視覺上,他並沒有強調什麼、也不表達什麼意識形態,一方面是能夠讓宣傳做到最大化、另一方面則回到逐燈祭的初衷——喚醒埔里的地方認同。

| 終於熬出頭的好口碑 |

謝顯林覺得舉辦逐燈祭是團隊對於地方展現能力的一種宣示,再加上地方上一直沒有太活力的感覺,所以他們更想藉此宣示,希望能吸引在外地的埔里青年返鄉,間接地去感動別人,讓其他人看見,在埔里有一群人正在為腳下的土地努力。

也正因為夥伴一起合作了無數次,這次的贊助商、協辦單位沒有太多的意見、也都是全力支持,能有這樣的反饋,謝顯林說:「他們會覺得我們辦活動是一個品牌了。」他的夥伴董豐菱也說:「有一種終於熬出頭的感覺。」過往辦活動的好口碑,是這次籌備活動的後盾,也替他們減少了許多溝通上的問題。

| 政府、地方、團隊的合作無間 |

民眾至敲鐘區合影 (趙郁嘉攝 )

談到籌備的過程,謝顯林笑道:「這次活動點火的是阿凱(陳巨凱)、潑油的是鎧麟(梁鎧麟),因為鎧麟(梁鎧麟)總是表現出很罩的模樣,夥伴們的熱情也常常是被他燃起的。」正因為成員們都把自己的角色扮演的很好,再加上鎮長是一個會聽別人意見、默默支持的行政首長,有別於過往政治人物的形象,在活動前鎮長甚至號召了整個公所的部門去整理活動場地、排除了萬難,被籌辦逐燈祭的成員們稱讚是一個「給力」的鎮長。

聊到鎮民們的反應時,成員們說前陣子和總召陳巨凱一起吃早餐的時候,遇到一個老伯伯一直盯著他看,還問說:「那個逐燈祭你辦的喔?」陳巨凱笑著說:「沒有啦,是我們幾個朋友一起辦的。」老伯伯又說:「喔 ~我覺得辦得還不錯餒,這種活動很有意義阿,你們明年還可以再辦,阿還有沒有錢?」……;這些直接的反饋,可以說是成員們繼續舉辦的動力。

謝顯林又說:「凱哥(陳巨凱)的習慣就是會一直辦下去。」而團隊接下來的目標,是要將明年的逐燈祭提到國際節慶協會 (IFEA)參賽,他們希望這樣別具意義的活動,能夠得到國際的認證,他們並不急著在第二年就往觀光的方向走,所以明年的宣傳對象還是會維持在埔里鎮民,先求活動穩定的成長、建立起好口碑,再經由比賽,讓逐燈祭的聲量提高,第三年舉辦時,能見度也能更廣,藉此吸引外地人,第四年,再更進一步吸引國際觀光客。將活動一直辦下去,五年、十年是一種考驗,但不疾不徐的規劃、一年一年的辦下去,是他們的習慣、也是他們守護核心價值的方法,唯有讓居民認同、有計畫的經營,才能讓活動一直順利舉辦下去,所以他們堅守核心價值,讓逐燈祭能圓滿落幕,不僅可以說是籌辦團隊的成功、更能說是整個埔里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