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陳松泰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 )

圖 / 陳松泰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 )

| 巴宰原鄉 |

在埔里鎮元首館後山一帶的南村里是巴宰族原鄉傳統領域,在此有著世外桃源般的原始環境,近年內潘英傑先生與堂兄弟潘英雄、潘英輝共同投入這裡的環境維護與整頓,一草一木精心打理經營,且作為巴宰文化工作室,並向外界介紹巴宰與土地之間的過往,然而這片土地與潘先生乃至整個巴宰文化的復振基地又有什麼關聯呢?

| 土地的過往 |

關於南村里巴宰原鄉的過去,可追溯到日治大正三年(西元 1914年)即開始了地形上開墾,潘英傑先生的家人在此處建立了家園,後山則成為巴宰族的傳統獵場,隨著時間推移,潘先生與家人都陸續搬離原居處,獵場環境也逐漸少了人為痕跡,僅留下舊建築依舊在此處矗立。

| 重返家園 |

直到西元 2000年潘英傑先生回到埔里後,由於獵場長年沒有人為活動,使得環境更為活化自然,潘英傑先生表示:「這裡不是一個營業場所,且應該在這裡展現原有巴宰文化」,因此山林中矗立著許多標示巴宰語和華語對照的告示牌,且設有瞭望台與彈弓場,象徵過去巴宰的狩獵文化,此外在保育環境的工作中,發現生態逐漸活絡,特別是蝴蝶生態,目前已能看見蝴蝶在此處的翩翩起舞,潘先生對於環境中的每樣植栽的了解與介紹都非常詳盡,比如工作室外陳放的水缸中養著青苔,潘先生也說:「青苔需要乾淨的水質環境,這些青苔也能作食用,也是巴宰人所喜歡食用的食材之一」,小地方中可見他對保存傳統文化與熱愛環境的巧心。

潘先生家族四合院手繪版

| 工作室的環境 |

走進工作室,私人物品多數都是潘先生個人的收藏。工作室成立至今,主要用途與目的都是向外界介紹巴宰文化的園地,其中主要受眾為埔里地區學者與學子們,使學生能夠來此處了解巴宰文化的過去與現狀,並透過向外傳播方式使外界能夠關注巴宰族群的議題。對於巴宰文化的流失速度,潘先生也感到非常惋惜。原先埔里愛蘭地區由於巴宰耆老凋零,許多傳統漸已消逝,而工作室則成為愛蘭之外,對外展示巴宰文化的基地。

 

| 先人的智慧 |

工作室的周遭,可見對於過去自然環境的保留程度非常高,幾乎保有原來的生態,走上大石頭所堆砌出的階梯,步道沿途的石砌牆也是有著相當學問,據潘先生所說:「這是過去先人開墾時所打造的石牆,由一顆石頭圍繞著七顆石頭的堆疊方式才能穩固牆後的土石」,以此古法石堆牆形式非常牢固,即使經歷過多次大雨、地震等災害也不曾崩壞。

| 童年的記憶 |

深入山林之後,則是巴宰族人傳統獵場,路旁可見一顆大石頭,據潘先生回憶小時候,他與玩伴都將這顆大石頭當作水牛,一群孩子騎在上頭,玩得不亦樂乎。旁邊的彈弓場則是還原巴宰人狩獵文化的展現,潘先生也笑說:「當暨南大學學生來到這裡(彈弓場),也是玩得非常開心」,此外潘先生也分享了他過去用彈弓抓小鳥的故事,在這個小區域是潘先生最初對「家」的感動,景物依舊人事已非,留下的是對過去的滿滿回憶。

| 巴宰文化復振待續 |

現今工作室仍由潘英傑先生持續經營,保留著完整且美麗的大自然環境,由於巴宰耆老逐漸地凋零,而年輕族人對巴宰族群認同的過程則相當困難,如何建立起長而遠的族群認同,需要更多人關注議題、珍惜自身文化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