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鄭皓勻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 )

圖 / 鐘翊婷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

「這是我們那時候做的卷軸畫,還被當地的新聞報導欸!」「校外教學去參觀船山地區,給妳看這是我們當天吃的巴宰風味餐。」會訪問到林鴻瑞老師,源自於一次和朋友的閒聊,已經大三的她講起大一在鴻瑞老師國文課所發生的點點滴滴,不只講得彷彿歷歷在目,更是興奮又熱情地和我分享她在課堂上所學到的一切。這讓我不禁開始好奇,到底是怎樣的國文課讓學生在將近兩年後的現在談起來還是如此生動,可以在學生的大學生活中留下深刻的印記?

|一堂屬於埔里的國文課|

埔里是一個族群密度相當高的地區,擁有著豐富的文化資源,但是來到埔里念書的學生們,又有多少人了解這些故事呢?而這些族群的文化故事,又還能流傳多久呢?

帶著學生時期對語言與族群研究的熱忱,林鴻瑞老師選擇在博士班時回到埔里,接著也開始擔任大一國文課的老師,鴻瑞老師很感激中文系給他這個教書的機會。他與人社中心李瑞源老師一起合作,讓學生閱讀六十則船山講古的故事,並且讓學生自由發揮才能、用各類型的媒介與方式去重新詮釋創作這些故事。課堂期間也安排了校外教學、演講等內容,使學生貼近的認識在地文化。兩屆下來一共完成 21 件作品,主題包括無某崎、番婆鬼、巴宰故事、馬利亞產院等在地題材等,類型包括皮影戲、廣播劇、影片、繪本說書、桌遊等,並在社區裡舉行成果發表會。藉由舉辦成果發表會的方式,不只讓這些故事有了被更多人知道的機會,也提供學生展現創作的舞台,創造一堂「真正屬於埔里的國文課」。

|從推廣船山故事到傳承家鄉文化|

「巴宰有豐富的故事,卻很少人知道,好可惜!我希望帶學生去認識這些故事,並讓學生以創作的方式讓更多人知道這些寶貴的故事。」在訪談的過程中,鴻瑞老師這樣對我們說到。帶著學生去了解這些在地故事的過程當中,老師提到他自己也覺得受益良多,像是到戶外教學當天才突然驚覺原來自己租屋處附近就是「無某崎」。透過這些課程與創作不只是學生對腳下的土地有更多認識,在地的族人與居民也大多樂見其成,很高興這些在地的故事能夠被推廣。

在認識埔里族群的同時,鴻瑞老師也開始思考回到自身的問題,一直研究他族文化,但對於自己的閩南文化和習俗卻一點都不了解,那麼要是等到上一代人漸漸遠去之後,這些文化是不是也會隨之消逝了呢?在課堂結束後,也有學生提出了類似的回饋,透過這堂課他們開始想去了解自己家鄉的文化,甚至對此付諸行動。在這堂課上,老師教導給學生的不只是對埔里的更多認識或認同,也同時啟發了學生的想法與行為,可見這些課堂所激起的效應不會只隨著學期的結束而消失。

|讓創作不只是課堂上的作業|

採訪的過程中,從各種回答中都可以看出鴻瑞老師對學生的感激和用心,他不斷思考要如何讓學生體驗到這不只是一份作業,而是正在做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他也告訴我們他認為老師在過程中的角色應該要是從旁協助與關心,而不是上對下的方式,偶爾遇到學生進度沒有完成的狀況,也是用了解困難的方式去取代責罵,維持相互尊重的關係。

也許就是在老師這樣的態度之下,學生也更願意付出,最後產出的成果幾乎都具有一定的水準,甚至還有作品後來受邀至愛蘭國小、巴宰過年演出。講到這裡,鴻瑞老師激動的說,他可以感覺到學生們並不是只是在應付一項作業,而是真正地想把事情做好,這樣的結果真的讓他非常感動。

訪談結束後,我私下詢問了幾個曾經上過鴻瑞老師國文課的學生,好幾個人都相當真誠地跟我說:「這堂課雖然過程很累,卻很有收穫,尤其是成果發表會時看到台下阿公阿嬤的笑容,瞬間一切都值得了。」除此之外,他們也主動跟我分享了鴻瑞老師在課堂上的用心與協助,的確讓他們更有動力把成果做好。可見這堂課成果能夠如此成功的原因,除了本來的資源以外,有更大一部份是源自於老師的態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