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鐘翊婷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

圖 / 張晏慈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諮商心理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鐘翊婷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

黃金文老師

畢業於臺灣大學中文系博士班的黃金文老師,目前在暨南國際大學中文系任教。談起為什麼會踏入暨大,她說:「當時九二一發生的時候,我正在寫博士論文,那時候就動了心念要到暨大,我想替這個地方做些什麼。」她放棄了其他知名學校任教機會,一心要來暨大教書,也就此開啟了和服務學習的淵源。

 

 

 

| 「意外」的轉捩點 |

在暨大教了幾年書,一切對老師來說都頗為上手,直到民國九十三年的某一天腦血管瘤破裂,好在當時的校長、全校各級主管和老師很是體恤,前後給了二三年的假。後來老師回學校教課後,也承當時系主任美意,帶起「公益服務」的課程(現今課名已改為「服務學習」),此時老師到埔里的心願才真正落實。幾年後女兒就讀國小,她也才發現小學教育的實際問題。和友人的某次聊天中,談到埔里愛蘭國小的一些五、六年級生,在考試時居然需要志工媽媽讀題目給他們聽。這讓身為老師的黃金文很是驚訝與不捨,於是她決定服務學習的對象要從這裡著手。

當時是先從中年級的補救教學入手,黃金文老師說:「我規定他們每個人,一個禮拜至少要到愛蘭國小兩次,為的是早自習或午休的那半個小時。但我也怕對同學挑戰性太高,可能會失落,所以不斷地提醒同學把角色定位在陪伴。」後來和外文系的學生一同合作,再加上本系的學生,大約有百餘人一同進入愛蘭國小,那一年兩系的學生撐起了全校的補救教學。

就這樣在愛蘭國小的補救教學,前後維持了三四年,不僅如此,在課程結束後還是有同學繼續無償地為小學生們上課。這讓老師既欣慰又感動,因為這群學生的行動是真的體現了服務的精神。

同學設計遊戲與養護中心長輩互動

| 不同時期的難題 |

新故鄉文教基金會、埔里的各中小學乃至暨大附中、蒙愛教會、阿朴咖啡、博幼或陳綢基金會、護理之家、埔里鎮公所,鎮上許多地方都有中文系服務學習的足跡。服務學習的課程一路帶到現在,也經歷了十幾個年頭,為了課程能順利進行,學期末時老師就會和助教們討論下個學期要服務的對象、機構。但一開始找合作對象並不是那麼順風順水的,要找到合適且有意願的單位,老師坦言這是經過無數次的溝通、磨合的,最初有些機構是不太歡迎這群大學生的。是被我們的熱情與執行力感動,才漸漸地建立起中文系服務學習的好口碑。

而在這總總活動中,舉辦營隊是維持最久的活動之一:談起長期舉辦營隊,老師說這有很多方面的考量。起初辦營隊是希望能幫助相對偏遠、需要協助的學校,同時也讓同學有實踐的感覺,所以選定的地點都是在合作、互助、春陽等山區。之所以用營隊的方式,主要是因交通不易與雙方的時間限制,再者是籌備營隊時間緊湊,更易凝聚同學的向心力。營隊開銷雖大,但還是持續地舉辦下去,因為這些是有意義的事。把自己的鐘點費拿出來贊助活動、補助餐費等,對於老師來說都是小事,因為這些都是為了讓大家,可以沒有後顧之憂地去籌備營隊。

直到一年的營隊出了點意外;當時舉行營隊的地點是信義國小,營隊很順利地結束。但為了機動性騎機車的同學,在回程途中摔車,幸好沒事,這次的事件讓老師很猶豫是否要繼續辦營隊。訪談過程中老師語重心長地說:「受傷並不是意外險就能解決的。」但老師後來想了個折衷的辦法,選擇校車路線上能步行走到的學校或機構合作,不僅能讓營隊在交通、經費的需求與風險都降到最低,也能維持初衷——幫助需要幫助的學校與機構。

| 服務至今 |

兩個助教、兩個服務機構,這樣的安排在中文系的服務學習已經行之有年,而今年的服務項目是愛蘭國小的營隊和懷恩養護中心的陪伴,會這樣安排是思考到臺灣面臨的人口結構問題——人口老化、生育率降低。老師說:「每學年都會重新思考服務的對象,而且一定要跟人有互動;今年讓我注意到的是,有些選擇懷恩(養護機構)的同學,是因為家中也有長輩遇到類似的困難,所以想要藉此了解如何照顧年長者。」透過課程讓同學了解如何付出、服務他人,同時也能用不同角度去面對生命的課題,這就是「服務學習」的初衷。在服務的過程,增進思辯能力、擴充自己的見聞,更是服務帶給我們的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