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張晏慈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諮商心理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

圖 / 張晏慈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諮商心理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

自 105年起,暨大通識教育中心將原本的「公益服務」,修改課名為「服務學習」。這堂課也是暨大學生的共同必修,課程設計上主要結合在地化、國際化、綠概念等校務發展目標,讓學生們在服務中有所學習與反思。

而本次邀請了四位在服務學習課程中有實務經驗的老師進行訪問,分別是通識中心社會科學組的組長陳文學老師、中文系黃金文老師、王子華老師以及吳宗澤老師。

陳文學老師

| 雙軌制的服務學習 |

目前暨大服務學習課程的開課分為兩種類別,一類是通識中心開設,由通識中心的教師設計課程;另一類則是延續以往公益服務的作法,由系上的特定老師或由導師開設課程。在兩種類別中,課程內容皆由帶領的老師所決定,而通識中心也提供了講座及部分服務單位等資源,做為老師們帶領服務學習時的輔助,老師們可以自行決定是否採用,並以最大的彈性來漸進轉化從公益服務到服務學習的課程內容。

而為什麼會採用雙軌制呢?通識中心社會科學組的組長陳文學表示:推動服務學習課程面臨兩個問題,分別是通識開課承載力與系上原先安排。在通識承載力部分,若將服務學習都採以方案實作時,通識本身的師資數尚不足以因應各系的開課需求;而在系上原先安排的部分,則是考量到有一些科系在更改制度以前已有與既定的機構合作了,若要更改課程進行方式,可能會造成機構的困擾。在種種考量後,決定在制度上採用雙軌制,讓各系的服務學習課程能夠在體制內發展各自的特色。

 

| 打破時數的框架 |

對於服務學習課程,陳文學形容這類課程的操作,類似社會參與式課程的實作部分,但和社會參與式課程的差異是,服務學習的專業知識承載度不如社會參與式豐富。因此在設計服務學習課程時,要更為謹慎,避免讓服務學習成為志願服務,畢竟這是一門課程。「打破時數的框架是第一步」陳文學說,在進行課程設計時,彈性地讓老師們規劃原先所訂定的 36小時,「透過有意義的實作安排與結構化的反思,會比以往累積時數的公益服務來得重要。」唯有打破時數框架,才能夠讓課程有更多的可能性。

而在課程設計上,陳文學分享自身經驗:在動態中實作與反思,他鼓勵同學在課程中嘗試「錯誤」,在安全的前提下讓同學們體驗到以往所沒有做過的事,才是學習的根本。但陳文學也坦言,要帶好服務學習這門課程並不容易,它是一門以實作為主體的課程,在服務學習前需要規劃與判斷「實作的意義性」與「可反思性」,才能讓同學有實作與深度反思的可能。在實作時,老師們需要在動態的過程中,及時觀察和反映學生們的狀況,相較於講授式課程,面臨不同程度的挑戰。

| 場域老師的選擇 |

在師資的選擇上,陳文學認為「具備場域經驗」對帶領服務學習的老師而言是重要的,因為在實務場域中,有場域經驗的老師可以透過親身的經驗帶領學生反思社會議題或價值態度。不過,具備場域經驗的老師在開課初期也會面臨一些問題,像是班級經營與教務系統的學習等等。為了協助場域教師盡快掌握服務學習的理念,並適應學校的教學環境,通識中心每學期定期召開服務學習教師社群,提供教學案例、反思技術與相關教學資源,減少老師們在帶領課程時所遇到的困難。

| 一堂教「態度與價值觀」的課程 |

「在高等教育中,我們很少有課程讓同學反思『態度或價值觀』,但這很重要。」陳文學說道,服務學習希望培養學生適應動態、問題解決、團隊合作等素養能力,服務學習課程的重點在於服務後的反思,要讓同學們知道服務的意義並不只是單純的勞動,無論是連結自身經驗使服務更加深刻,或是在服務的過程中讓自己的付出被看見並予以感謝等等,都是學習的一部分。

「知識除了來自書籍外,我們可以見到的是:場域本身就是一本教科書。」陳文學說道,透過服務學習課程不僅讓同學實際認識場域的議題,也讓同學理解到,所謂的知識或是任何學習不單只是透過書籍,而是透過實際的行動。在行動中,沒有所謂的好或不好的行動,只要在有效的時間內,盡力去完成,改變將一點一滴地在自己心中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