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郭芳慈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碩士班 )

圖 / 郭芳慈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碩士班 )

2018年仲夏,魚池鄉公有零售市場前搭起一排簡易型棚架,棚下是小型的市集,在市場大樓的入口處,一張長桌正販售著「魚戲池中央」的戲劇演出門票。

市集和戲劇演出在沒有電影院的魚池並不多見,吸引了來往的民眾、鄉親。

開演時間一到,只見一位穿著西裝窄裙的工作人員,引領著觀眾們入座看戲,一幕結束,工作人員再此起身,帶領觀眾往下一幕走去。和常見的戲劇表演,明顯區分舞台、觀眾區,並在每一幕結束時燈暗、移動布景的換幕形式不同。在這裡,演員和觀眾的距離很近,每一幕結束時,移動的是觀眾的腳步。

每看完一幕,就可以在門票上蓋一枚特製的印章,戲劇結束後,觀眾收集四枚印章,再沿著魚池大街走,轉角處的破屋前有歌唱、舞蹈表演,及魚池老照片的小型展覽和最後一個集章點,收集滿五個印章後,可以向古蹟燒團隊,換一份古蹟造型的雞蛋糕。

鮮少夜晚娛樂的魚池大街平時很安靜,在活動期間,摻上了一些藝文氣息,和多了一絲熱鬧。

而將這一切帶回家鄉的,是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的巫明如。成長於魚池鄉的她,帶著朋友們回到家鄉,籌備起這一場戲劇節活動。雖然規模不大,但也成為魚池人的夏日回憶之一。

巫明如於 2019年魚池戲劇節致詞

| 誤打誤撞開啟的演員生涯 |

2019年,巫明如又再次籌辦戲劇節。這一回,活動名稱從原先的「魚戲池中央」改為「魚池戲劇節」,多了當地的藝術家、志工加入工作團隊。團隊中每位夥伴來自各行業、各地,籌備期間利用工作結束後的休息時間,處理戲劇節的事務。而平時在台北從事表演藝術工作的巫明如,除了以訊息聯繫工作團隊、劇團,更是頻繁地來往南投跟台北和工作團隊開會。

本來就忙碌的演員生活,在籌備期間,行程更是忙碌。活動前一個禮拜,巫明如將時間空下,回到魚池,全心地投入最後衝刺期的工作。

和她約了一個下午進行採訪,她帶著我走進本次的活動場地──魚池鄉公有零售市場大樓──上一屆「魚戲池中央」也是在這裡舉行。問起選在市場大樓的緣由,巫明如說:「其實就很簡單,因為這裡是免費的,而且有足夠的空間。」

放眼望去,魚池鄉並沒有藝文中心那類「常見的表演場所」。地點選在市場大樓,觀眾在大樓間的各角落移動腳步、換幕,在走廊間欣賞戲劇演出,是去年戲劇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部分,是很獨特的戲劇欣賞經驗。

「我很喜歡這樣的形式,觀眾跟演員的距離很近!」巫明如說:「但也有一些問題令人措手不及啦!像是垃圾車經過呀,還有一幕放在廁所前,雖然我們有先申請使用權了,但有民眾經過要上廁所我們還是得讓他去。」這樣的形式,對觀眾來說新鮮,對演員來說也是一種考驗。

「今年我們就做了一些變化,我們一樣會帶領民眾在走廊間移動,但表演的場地規劃跟去年有一些不同。」過去的經驗,成為下一次活動的養分,今年的活動同樣充滿新鮮感。

巫明如在市場的各角落讓我替她拍照,面對鏡頭,沒有猶豫不決、害羞膽怯,而是大方從容,非常上相。

當我在鏡頭後稱讚她很上相時,鏡頭前的她笑著答道:「拜託,我是演員耶!」演員的訓練,在面對舞台、鏡頭時不退縮,隨時拿得出自信的態度、神情,在讀大學以前曾想過自己會成為演員嗎?

「其實我原本是陪我朋友去考試的,但我後來上了,我朋友沒有上!」巫明如說這段演員生涯的開端,其實是誤打誤撞地開始「我想說是國立大學,讀完再決定什麼也不遲。但進去讀之後發現,我很活潑,我的聲線也很適合,當演員需要有一些鬼靈精怪的點子,我也有。」

就這樣,原先只是陪著去考試,後來進了戲劇學院,接受專業訓練,成為一位演員。曾經參與過面白大丈夫劇團《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相聲瓦舍《警察杯杯我的車牌咧》、盜火劇團《來了來了從高山上重重地落下來了》……多齣舞台劇的演出。

當我們來到去年展示老照片的破屋前取景,只見紅磚縫探出幾株小草,今年破屋前也安排了表演,讓欣賞完戲劇的觀眾,可以至此感受溫馨、復古的氣氛。

去年活動結束後,不少外地的旅客以為這幢破屋是一座古蹟。其實,這幢紅磚堆砌的房屋,在地震時倒塌了一半,而因為地權等爭議,保留殘破一半的現狀至今,卻也出奇地適合復古的氛圍,成為活動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部份。

巫明如帶著我在市場大樓周圍走,和賣古早味糖果的阿姨聊天、向雜貨店的大姊介紹這次的戲劇節、邀請老鄉長一同參與這次的活動、在菜攤和攤主借景拍照。

在舞台上扮演好女丑的巫明如,下了台後,於生活中,舉手投足間稍較同年齡成熟一些,和街坊鄰居的交流中,既有禮卻而不因此形成冷冰的隔閡,既熱情也不造成對方困擾,每一分都是恰到好處。

生活和戲劇不同,生活中沒有人知道明確的幕起、幕落時間,也沒有人能預知在幕起、幕落之間,將會遇見了什麼事情。像是曾經鮮少人跡的魚池,而今是國內外觀光客爭相拜訪的景點;像是帶有爭議的破屋,成為魚池街上一個美麗的錯誤;而童年時期的巫明如,也不曾想過今日會成為一名專業演員。

魚池鄉一隅

| 家人的支持 |

而一位專業演員在魚池戲劇節之中擔任主辦人,召集眾人籌備這場活動。這一切的起源,只是為了一個很簡單的原因。

「真的很單純,我就想說我演戲那麼好看,舞台劇也這麼好看,爸媽都來台北看好辛苦,我常說的不然搬一齣戲回來演好了,那我是要搬一齣戲回來,還是我自己在家鄉做一齣戲。然後想一想,覺得後者比較好,因為後者除了給爸媽看之外,給更多人看到。」

簡單地,「想讓爸媽看」這個原因,就讓巫明如連續兩年將空暇的時間,用來籌備戲劇節。

在這過程中,大姊御竹一直都是巫明如的得力幫手。除了戲劇演出外,戲劇節還安排了小型的市集,御竹一肩擔下市集召集人的工作,忙著聯絡在地的廠商,租借場地及市集所需要的環保餐具,也是御竹去聯繫在地各方資源。

到了活動前幾天,行政團隊到巫明如家做路標、標示牌等,客廳放滿道具、紙箱,巫明如的媽媽在客廳看電視,不時探頭過來關心,還拿出餅乾請大家吃。

趁著巫明如稍微離開的片刻,巫明如媽媽突然問起活動的準備情況,默默地說了一句:「唉呀,我覺得這像小朋友家家酒一樣!」臉上滿是擔心的神情。

過了一會兒,當巫明如在擦要給觀眾當椅子的舊箱子時,巫明如媽媽又過來幫忙檢查有沒有釘子外露、給予建議;另外一頭需要硬紙板,巫明如媽媽又提供了一些建議,要大家到家裡某處找。

「我媽媽就會這樣,她不大支持我當演員,有時候她還會叫我去找一份正經的工作。但她會來看我演戲,戲劇節她也會來參加。她會說我們像是扮家家酒,前陣子我姊辦個人演唱會她也這樣說,但她會帶朋友來參加。」

而巫明如的父親回家看到滿客廳的紙箱、道具及手裡不得閒的夥伴們時,則逗趣地問在一旁的狗:「黑寶,你有沒有幫忙?」過了一會兒又招呼夥伴們:「要不要喝飲料,我們有豆漿喔!」、「要不要檸檬,我今天有摘一些!要不要帶一些回去?」。

到了戲劇節期間,巫明如的媽媽第一天就到現場關心,還買了一件印有主視覺圖案的T-Shirt ;巫明如的父親則是騎著摩托車在活動現場巡視,留意每個小細節。

或許家人就是這樣,因為擔心而嘴裡說著不支持,但其實都用行動表達對巫明如的支持。

這之中的關係很微妙,因為擔心,而不支持;也因為關心而支持。支持與不支持,都是在乎和在乎的表現,也都是親子關係的展現。

從來沒有一本劇本,可以告訴人們下一幕會出現在生命中的是什麼,也從來沒有一本劇本,告訴每一個人扮演好自己的設定並清楚地說明該怎麼和父母應對、和孩子溝通,但親情都在這些互動中展現。

2019年戲劇節活動照片: 林座 The Lim Theatre Company《你把快樂建立在我的__上》(鄭凱謙提供)

| 志同道合的戲劇團隊 |

連續兩年的戲劇節,巫明如都和大學時期認識的朋友們合作。活動前一週,導演、演員們、行政人員從各地陸續抵達魚池鄉。

礙於經費的限制,巫明如能給予的報酬並不多,演員們願意千里迢迢地來到魚池,都有各自的原因。

「其實他們來算是無酬演出,我能給予的並不多,可能只能給予一些補貼或安排住宿。願意來這裡的絕對不是為了發大財。」

演員們願意參與這次演出,和職業特性有關,劇團可能會參考演員的經驗判斷是否適合合作。

「人家(劇團)會參考當作依據之一也是演員願意來的原因之一,另外一個就是他們(演員)也會覺得:『這好酷喔,在市場演出!』、『竟然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做演出』覺得很神奇,這會是一種挑戰的慾望。」

這之中還有團隊成員對概念的認同,「我們這次的導演,他個人就是對偏鄉有所熱愛;一位團員,來自高雄,家裡是做辦桌的,對於來到一個地方可以用台語演出,覺得很自在。」當團員們的理念契合,便成就這次的演出。

而戲劇節也會是演員們練習的機會。「我們在學校的訓練,剛好會有導演跟演員,一位導演配兩位演員,一定會有配合的機會,就是這樣不斷地搭配跟累積。但是學校裡面的練習是同學跟同學之間,觀眾也是同學、學長姐,或是自己的親友。」巫明如說:「但是戲劇節有很大一部分不是自己認識的人,他們(演員)也會期待這些非本科系的人會怎麼看待自己的表演。」

 

2019年戲劇節活動照片: 林座 The Lim Theatre Company《你把快樂建立在我的__上》(鄭凱謙提供)

2019年戲劇節活動照片: 林座 The Lim Theatre Company《你把快樂建立在我的__上》(鄭凱謙提供)

 

 

 

 

 

 

 

 

演員到這裡賺取的主要是經驗,當然,在這些願意來到魚池鄉的團隊成員之中,不乏巫明如的朋友。

「我有一些朋友也是義氣相挺,我提供他食、宿,他們就願意下來演出,順便當作旅遊。」

這場戲劇節絕非巫明如一人可以辦成,所有的一切都還在創立初期,這些願意一同參與的朋友或許是因為理念相投,或許是因為單純的義氣相挺,這一切都促成這次的合作。

「其實去年辦完後,我也有猶豫過今年要不要再辦。」巫明如老實地說:「主要是沒有錢也沒有人力,我就想說先爭取到經費再說,我有寫一個計劃去申請經費,但是沒有上。可是有非常多人一直在支持我、願意幫助我,我就想說我不想讓這些人失望,我就想要繼續努力。」

前來觀賞 2019年魚池戲劇節的民眾(鄭凱謙提供)

前來觀賞 2019年魚池戲劇節的民眾(鄭凱謙提供)

前來觀賞 2019年魚池戲劇節的民眾(鄭凱謙提供)

│ 對戲劇節未來的期待 │

這次魚池戲劇節的主題是「轉來看戲」。「轉來」有兩個意思,一是閩南語、客語的「轉來」是「回來」的意思,希望到外地工作的魚池遊子們,可以在活動期間回到家鄉參與,一同看戲、和家人相聚;另一意思則是希望從台21線上經過魚池鄉的遊客,可以「轉來」魚池鄉參與活動。

而活動時間安排在晚上18點到21點,也是有特別的用意。

「一方面的考量是戲劇活動在晚上會比較熱鬧。而另外一個考量是,魚池鄉很多人都是從事服務業,是沒有固定休假的,他們可能要到日月潭服務觀光客呀!他們晚上比較有空!觀光客來魚池,到了晚上也可以參加這個活動。」魚池人大多從事服務業,和魚池鄉的觀光發展有關;假日時旅客到此乘船遊覽日月潭,魚池街上顯得較為冷清。到了晚上,日月潭禁航,居民、遊客都有了空暇的夜晚,以此為考量,將活動安排在七月連續兩週的星期五、六、日三天的夜晚。

2019年戲劇節活動照片:林座 The Lim Theatre Company 《家的望想》(鄭凱謙提供)

「有一些人覺得我是在推動偏鄉藝文發展呀什麼的,但其實也沒這麼複雜,我就是想讓我的父母、鄰居都有戲可以看而已。」

誤打誤撞地開啟演員生涯的巫明如,在辦戲劇節這件事上,也是誤打誤撞地,成為了別人口中「推動偏鄉藝文發展的人」。

「但我覺得有一些事情,我們也都可以試試看,像是這次的換蕃所呀」戲劇活動結合了市集、歌手演唱。和今年重視環保的瑞塔和工作夥伴新嘗試的「木屐囒換蕃所」,讓民眾可以以回收物品而家中不需要的物品和別人交換。嘗試以多元的活動,吸引更多人參加,讓各年齡層的民眾,都能一同參與。

12、13兩日下午不時下起傾盆大雨,令工作團隊為觀眾的出席率擔心,而幸運之神彷彿也參與了活動,雨總是奇蹟似地在開演前停。民眾湧進活動現場,逛市集、購票入場、在破屋前聽歌手表演,甚至吸引了不少民眾特地從外地前來參與。人數比去年更多,甚至在13號當晚門票全數售罄,各年齡層的觀眾和演員一起哭、一同歡笑。

民眾的參與鼓勵了工作團隊及劇團成員,而提及對戲劇節未來的期待,巫明如想了想說:「希望能跟嘉義的草草藝術節一樣,成為當地人熱血參與、外地人會想要特別熱血去參加的戲劇節吧!」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魚池戲劇節會成為藝文界的重要活動之一,在這創立初期,巫明如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正一起寫下活動的幕起,不確定下一幕為何,但每一個人都願意為此投注心力。

2019年戲劇節活動照片:林座 The Lim Theatre Company 《家的望想》(鄭凱謙提供)

2019年戲劇節活動照片:林座 The Lim Theatre Company 《家的望想》(鄭凱謙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