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者:范紅銀、羅斯金

文 / 曾雅鈴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諮商心理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

圖 / 曾雅鈴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諮商心理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

 

在熙來攘往的第三市場中,近年來也增添了許多異國風情,人們在國外需要先適應陌生的環境,這時異國店家就會是一個首選,無論是和朋友聚會,或者是受到挫折時想要陪伴,在這個空間裡,慢慢會產生人與地的依附,進而形成某些人群專有的「地方感」,即便這是外人看來不值一提的。

 

|我是老闆,不是老闆娘|

「我不是老闆!她才是老闆!」范紅銀的先生一邊收店一邊說著:「這間店是她的,我只負責倉管而已。」從越南慶和省嫁來台灣將近二十年的范紅銀,笑笑地看著先生羅斯金且堅定地說著:「對,我是老闆!不是老闆娘!」流利地敲著計算機,熟練的將一疊厚厚的貨單分類,櫃檯前擺滿了新品香辣花生、隔著包裝也能聞到濃厚味道的榴槤餅,身材嬌小的范紅銀進進出出,熱情的招呼客人,俐落地將客人買的商品裝袋、算錢、找錢。

來到越南百貨的客人,大多是越南人,也有少數泰國人,有人來到台灣工作,有人則和范紅銀一樣嫁到台灣,而越南百貨匯集了許多人在異鄕打拼的故事,身為老闆的范紅銀,總是會和客人多聊上幾句,「越南百貨」更是他們心理上的紓解和凝聚情感的地方。

店內產品一覽圖

|身為太太、身為母親|

二十二歲,正值青春年華的范紅銀嫁到台灣,先生羅斯金雖然很照顧她,但不太懂得照顧一個女子來到陌生地的心情,一句中文都不會說的范紅銀從零開始慢慢學、慢慢適應台灣的生活,在起初充滿苦澀與鄉愁的生活中,總告訴自己要堅強,既然已成為別人的太太,就該做好自己的本分。

范紅銀的大女兒

「通常嫁到這裡來的女生,就是想賺錢,因為在越南生活太辛苦了。」回憶到這裡,原來手上的工作沒有停止過,范紅銀卻在此刻停下來看著在身邊玩耍的女兒。越南婦女嫁到台灣來,不見得每個都過得辛苦困頓,卻也不是都很幸運可以享受安穩幸福,雖然范紅銀與先生羅斯金感情融洽,但因小女兒是早產兒的原因,也讓兩人吃足了苦頭。

訪問進行時,小女兒在嬰兒床裡扯掉上午剛裝好的鼻胃管,夫妻兩人無奈地相視彼此,先生羅斯金說:「我們等一下又要去醫院一趟了!」原來夫妻兩人一大清早便帶著大小女兒出發至台中的醫院看醫生,下午又回到埔里基督教醫院裝鼻胃管,傍晚緊接著開店做生意,「這間店是為了裡面那個開的。」羅斯金站在店門口指向店內,他指的並不是太太范紅銀,而是躺在嬰兒床裡的小女兒,范紅銀接著回答:「因為她是早產兒,需要二十四小時照顧,而且常常要跑醫院,我也不能出去工作,為了照顧她,所以我才開店。」身為兩個女兒的母親,范紅銀扛起家庭生計的重擔,在朋友圈裡積極推銷產品,為了增加收入,也會賣一些手做越南料理,旁人看似辛苦的生活,對於范紅銀一家卻是甜蜜的負擔,先生羅斯金將小女兒從嬰兒床中抱起,范紅銀對著小女兒說:「拍拍手。」小女兒反應慢了點,但也做出拍手的動作並且對著范紅銀夫妻兩人笑著,范紅銀說:「看到孩子的進步,我的辛苦都值得了。」

 

|這裡是我的家|

「我的先生、孩子都在這裡,我還是很想念我的家人,但這裡才是我現在、未來的家。」范紅銀想起五年前回越南老家的故事,那時她剛懷有身孕,抵達越南後,在回老家的車程中開始嚴重孕吐,整整十五天

范紅銀都在身體不適中度過,回程的飛機中,所有不舒服的感覺突然就消失了,范紅銀笑著說大概自己和孩子都已經是台灣人了吧!

而來台灣將近二十年的范紅銀,結交了幾個和她一樣從越南嫁到台灣的好友,彼此相知相惜,范紅銀有了能夠互相照應生活的好夥伴。訪談時,范紅銀的好友在夫妻繁忙之時照顧他們的孩子,好友離開前也隨手買了零食,好友要付錢給范紅銀時,范紅銀揮了揮手,要好友直接拿走就好,兩人將錢推了一陣,這樣很「台」的場景,讓范紅銀格外有台灣魂。

回想當初,范紅銀並不後悔做出嫁至異國的決定,因為內心終究仍想多賺點錢,孝順辛苦畢生的母親,「我覺得我比很多人還幸運,就算她(小女兒)醫藥費很多、照顧她(小女兒)很累,但這樣一家人一起努力的生活著,我覺得很幸福了。」范紅銀滿足的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