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葉智毅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

圖 / 葉智毅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

「差不多快一年,我覺得那工作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我就跟本多店長說我要來開書店,問他要不要過來。」

書店的誕生和店內的布置一樣浪漫,單人的沙發座上都有一顆枕頭,有些椅背還披上小毯子, 加上只屬於座位主人的檯燈。各種搭配彷彿一座座與世隔絕的小島立於各處,書店則把這些孤島賣給了前來想要獨享閱讀大海的顧客們。

店長林欣穎與日文繪本

│孤島販售商的出現│

貿易風書旅的老闆林欣穎家居臺北,十多年前父親在國姓鄉買了一塊土地,供自己在兒女成年的歲月裡有個地方可以靜養。多年後,父親過世,那塊地被繼承下來。事業生活大致已定的子女們無暇顧及父親留下的土地,剩下當時是家庭主婦身分的林欣穎偶而會抽空到國姓去照顧它。 不過南北的路途實在太過奔波,她跑到國姓鄉的北山村租了一年房子以便照顧,但缺乏文化刺激的小村落有些環境並不理想,此時她正好碰上可以去日本工作的機會,便離開國姓,工作了兩年才回臺。

林欣穎在日本工作期間結識了本多繁之(Shigeyuki Honda),也就是貿易風書旅的店長。 本多繁之出生鎌倉縣 ,是老闆林欣穎工作上的得力副手,傑出得能力與才藝文筆,使得林欣穎認同了本多繁之。因為共同在不動產公司負責的案子,使得他們產生書店結合旅館的想法。

貿易風書旅店長本多繁之

 

 

「我就問他我們這間要用甚麼風格,因為他很愛看書,他就說不然我們在裡面放書,就此就漸漸的成形了。一開始是民宿重於書店,書只是裝飾用。」

隨著林欣穎的家庭熱愛閱讀,家中藏書甚多。 這樣的背景,讓她萌生了開一間小書店的念頭。加上意識到自己當時的職業並不是自己所理想的工作,她毅然決然的決定回臺灣開展獨立書店的事業。不喜歡跟人互動的老闆林欣穎與店長本多繁之,選擇追隨自己熟悉的樣子,把這樣的理念延續到了書店的經營上。一個人獨享空間的想法,便成為這家店從外觀設計到內部擺設裝潢的主要考量。

│向各地吹起的「貿易風」│               

「天地大逆旅,我們是偶然相遇在台灣島嶼中心的貿易風書旅」書店臉書上的介紹,簡述了書店的理想。書店名字來自老闆林欣穎。貿易風,即是信風,位處於亞熱帶高壓到赤道一區,對於古代南亞住民或要歷經南亞的船隻有著相當大的 影響。「風其實就是文化、觀念、思想,貿易就是流動,結合起來就是一個文化思想的交流。」 林欣穎在中文裡創造了店名的意義,希望書店能如貿易風,將不同的文化吹入埔里當地,產生交 流。然而在本多繁之的想像,有另一種浪漫:「人們會像旅行一樣的去很多地方,書也會在世界各地旅行,就像人。」書與人在旅行中相遇,沒有計畫,只有偶然,就像書店介紹。不同的詮釋可以看出林欣穎與本多繁之對於書店的想像有著些微差別,相異的浪漫或許有些磨合,但並不影響 一起拼搏的初衷,他們在分工上取得平衡。

「因為我覺得要有具體規劃,但店長是很依照感覺走的人。所以我們兩個的分工會屬於,我比較會有具體的東西,像是中文讀者的部分可以如何接觸,有哪些資源能與我們互助合作。店長的話,他專研於他的喜好之中,他將這個分享出去,就會有人回應,支持我們的社群就會因此慢慢擴大。」位在起步階段的貿易風書旅,培養支 持書店的社群,是林欣穎與本多繁之目前的目標。 他們了解光靠書店的收入無法支撐書店經營,店名中的「旅」字,是書店應對的方法。林欣穎規劃了一個空間提供住宿,希望除了當地的居民,也能吸引外地的遊客住下,享受獨佔書店的氛圍。

店長本多繁之推薦的日文書籍

除此之外,書店也積極的舉辦活動,例如每月在店內舉辦英文電影之夜。本多繁之是電影熱愛者,喜愛多部經典電影。因此他決定要舉辦這樣的活動把自己的喜好分享出來,期望吸引其他電影愛好者到書店交流。林欣穎與本多繁之也積極參與同業的活動,開著黃色小書車,東奔西跑的載著書店的書籍,將他們選書理念像自我介紹般向外宣傳,希望藉此認識更多同業,也讓書店 的存在觸及到更多讀者。書店內有一區的書是本多繁之的推薦書籍,架上擺滿喜愛的日文作品, 從愛情到黑色幽默的主體都有。這樣的書籍,是書店意外的特色,加上本多繁之收到同業的邀稿 與自己在外的投稿與分享,日本創作者的身分成 為了書店的鮮明獨特的活招牌。

貿易風書旅裡的擺設

│文學孤島上的浪漫│

「有這麼打算中,但邀請的人是否有名並不重要,邀請的人選是依照直覺。當我與人交流, 直覺對我而言很重要。有人在聊天的過程中讓我感受到什麼,我就會邀請他過來分享。」講座分享是書店常見的活動,邀請名人到店分享不僅能帶入交流,也可以擴展書店的名氣。然而店長本多繁之的想法並不想讓文化交流僅限於此,直覺 是店長與人相處的重要依據,只要在談話中觸及直覺的人,分享交流的活動就能因此在書店展開。 無關乎宣傳,單純的交流是本多繁之藉由貿易風書旅所展現的浪漫,是書店在未來的規劃之一, 也是他們獨立的特點。

「我們的力量與風格本來就不是主動積極的類型,所以就慢慢地來,因為那也不是我們能做到的事情。我們依照自己的節奏在慢慢經營書 店。」在紙本書與書店因為科技發達的緣故而越來越難以生存的年代,經營的方法需要更多變化。 貿易風書旅仍處於起步的階段,很多事情無法照著理想計畫的發展,但他們依循自己的個性尋求擴展的方法,即便沒有大肆宣傳,也以專屬的性格,在這個年代尋找符合他們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