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昕璇(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國際企業學系)

│鹽埕區的繁華與沒落│  

叁捌地方工作室地方工作室位於鹽埕區。羅文昕首先向我們介紹鹽埕的歷史。在1930到1980年代的鹽埕,有句俗語叫:「美金淹腳目」。許多美國軍人來到鹽埕消費,當時的鹽埕是高雄最小的行政區,卻被號稱為高雄市人口最多的地方。在當時,七賢路被稱為酒吧街,長約1公里,卻有多達33間酒吧及1000多名吧女(指陪美軍或是有錢人喝酒的職業)。當時鹽埕非常繁華,直至1979中美斷交,美軍撤退加上政府的重心轉移,鹽埕區就此沒落。

│叁捌地方工作室│

叁捌地方工作室創辦人─—邱承漢先生,政治大學企研所畢業,而後在銀行業工作成為經理。卻在某天,毅然決然返回高雄,承接外婆所留下的老房子。邱承漢想要用這棟建築物,讓大家了解鹽埕的故事。

改建後將其命名為「叁捌地方工作室旅居」,原是想要作為民宿,卻因建築法規無法取得牌照。便在2018年改名為「叁捌地方工作室」。至於為什麼叫做「叁捌地方工作室」,是邱承漢先生分別取外婆與自己出生的年代,30與80,象徵世代傳承,也象徵鹽埕曾經繁華的那段時光。

│叁捌地方工作室做什麼│  

叁捌地方工作室所做的,像是在持續策一個老城的展。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不論是出版、導覽,或是活動,讓大家看到鹽埕,去珍惜一個地方的美好。

在出版品的部分,叁捌地方工作室每一到兩年會出一系列地方誌。其中有一本叫「鹽埕水上人家」。內容講述,從前在鹽埕,有一條支流叫「大溝頂」。那時所有人都想來鹽埕做生意,於是決定在大溝頂之上加蓋。全長850公尺,蓋了六個商場,鹽埕第一公有市場就在其中。此地方誌描述大溝頂的故事,及現存於大溝頂的店家,看著此處從繁華到落寞的心得。

│進入市場│  

羅文昕談到,他在叁捌地方工作室時,有時會有種自我衝突的感覺。那種感覺來自於,認為自己每次進入社區,都是帶有目的性的。不論是導覽也好、田調也罷。他怕那些長輩會覺得「一旦導覽結束了,或是採訪結束了,我們就沒有其他聯絡的可能性。」他想,能不能有一個方法,和居民實際一起生活。於是,他突發奇想:「要不我們就在市場承租一個攤位吧!」

羅文昕接著向我們分享,他想要介入市場的動機。第一公有市場於1948年建立,它在72年間,見證了整個鹽埕的風光歲月。當羅文昕問在地長輩,以前的大溝頂有多繁華?長輩回答:「妳去過假日時的瑞豐夜市嗎?前胸貼後背的,以前的大溝頂二十四小時都是這個樣子。以前的繁華,妳們現代人是不會懂的。」對於這些長輩們來說,鹽埕曾經是很風光的,他們也為此感到光榮。但隨著鹽埕的落寞,光榮感也就消失了。甚至帶上了一點自卑。所以叁捌地方工作室想要做的,是幫助鹽埕,找回市場的價值。

│青銀共市│

「這樣市場真的活絡了嗎?」在努力一段時間後,雖然在市場藉由舉辦活動,吸引了很多人潮,但人潮終究會退散,就像煙火一般稍縱即逝。那可不可以有一個新的計畫,不用辦活動,也能自然而然吸引人潮進來?於是叁捌地方工作室開始思考市場的本質,公有市場原是政府為了提供低收入戶,一個能夠以低成本養家活口的地方。叁捌地方工作室的人們心想「那能不能夠提供給年輕人創業呢?」,於是「青村計畫-城市再生2.0青銀共市」,誕生了。

叁捌地方工作室先藉由舉辦主題企畫「尋味夜間部」,向青年示範如何在市場創業,及證明只要有吸引人的產品,在市場也能有可觀的收入。除此之外叁捌地方工作室舉辦「囧玩市集」,名稱取自狀元諧音,旨在希望市場青年,能行行出狀元。市集融合不同議題,希望能以溫柔的方式,帶動雙方的對話。

先有這些活動開頭,及透過攤位的改造,讓青年們相信、並願意進來市場創業。其中有些成功的案例,也為青銀共市帶來更多的關注。甚至於吸引到其他青年,自主在市場附近舉辦集會。羅文昕認為,他們漸漸達成了,一開始進行青銀共市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