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方紀彬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資訊管理學系 )
圖 / 方紀彬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資訊管理學系 )
「如果我不做,誰還能做?我是最適合做這個的人,我不做,誰適合做?我想先把生態建立起來,再做一些食農教育!」當提及為何創立觀光農場時,老闆娘長嘆說道。
|最佳主筊腳白筍|
「筊」指的是筊白筍,「腳」指的是筊白筍另一個名稱「美人腿」。最佳主筊,為最佳主角的諧音。代表著夫妻倆創立品牌的初衷,「我想成為埔里筊白筍的最佳指標。」
夫妻倆都是埔里人,因當時經濟不景氣,剛好家裡也有多餘的田地,兩位決定踏入務農的旅途。當老闆娘問及「我們可不可以種筊白筍,同時兼顧到生態?」老闆開玩笑地回:「這樣我們會餓死吧!」他們至今仍堅持著友善種植與生態平衡的信念。
商標上綠色的章印,偌大的最佳主筊映入眼簾,像是給消費者的安心保證。產銷履歷上夫妻倆一手拿著鋤頭、一手拿著筊白筍,而腳下的魚,則代表他們使用的種植方式──「魚筍共生」。
|傳承食農教育是初衷|
經營初期,兩人就以想傳授筊白筍的知識給消費者,老闆娘說道:「消費者是需要知道的,他們不喜歡黃色的殼,或是他們不知道根接觸到空氣的話,就會白白的。因為我們沒有泡漂白水,他們也不清楚,其實只要切掉就好,這是正常的。」雖然這些年消費者對於品質會感到疑問,兩人也找到對應方法:「我們想到用保固卡,上面有電話和說明,這樣有問題就可以直接打電話問我們。」老闆娘接著舉例:「因為筊白筍是真菌類,菇黑穗菌才可以長出筊白筍,如果沒有這個菌,就只會結成一種米。但是只要根部寄生菇黑穗菌,即使開花結穗,也會生出筊白筍。但有些賣家在推廣自家筊白筍時,會主打有浮現菇黑穗菌的筊白筍才是好的,其實是因為氣候水質的關係啦!埔里的筊白筍,因為水質和氣候比較好,所以不太會有黑黑的,所以需要透過體驗導覽讓消費者知道,筊白筍有黑點是可以吃,只是沒那麼好吃沒那麼嫩。」夫妻倆為困惑的我們講解著。
創辦觀光農場,是為了讓更多人了解筊白筍。「消費者看到殼黃黃的,會認為筊白筍已經冰很久了,其實是因為長在水裡沒有照射到陽光。一般市面上,大家傾向挑帶殼的、綠綠的筊白筍,以為這才是新鮮。但這只代表筊白筍是種植在淺水區,而黃殼的則種植在深水區。」剛開始的農場體驗打算以大學生或國高中生為主,直到有一次老闆娘外甥女跟妹妹說:「媽媽!我覺得體驗比較好玩!因為體驗的時候,我就忘記我下星期一要考試,但是我玩桌遊的時候,我又想起我下星期一要考試。」因為這樣,農場也開始接起親子團,老闆娘說:「我會去詢問年齡層、性別,然後去做適合他們的體驗以及導覽。從小學團體到有高齡 97 歲的療養院都接過,雖然過程艱難,但看到他們開心體驗的樣子,我就覺得我做對了,我就是要做這個。」
|生態平衡,魚筍共生|
為了解決筊白筍最大的害蟲「福壽螺」,一開始先找到苦茶粕,可以有效去除福壽螺。直到老闆發現這會間接傷害田鱔,因為苦茶粕會破壞他們的黏液,藉此殺死他們。夫妻倆發現這是在破壞生態,雖除掉福壽螺,但同時也傷害到其他物種。之後夫妻倆嘗試養殖吳郭魚,說道:「剛開始覺得吳郭魚不錯,可以除掉福壽螺。後來才發現他們吃福壽螺的成效不高!而且也會吃掉水中的浮萍,因為浮萍裡面有許多蛋白質。」後來兩人只好找尋其他物種來代替吳郭魚。最後兩人找到泰國土虱,老闆娘笑著說:「泰國土虱並非馬上就會吃福壽螺,最好的方式就是放養他們,藉由老魚帶新魚來清除福壽螺。阿這個方法就叫魚筍共生法。我想最早期,沒有人可以想得出來這種方法!」
|疫情衝擊與對策|
今年五月中旬,台灣疫情再度爆發,導致各行各業遭受衝擊,最佳主筊農場也因疫情,停止農場體驗活動,表情透露著無奈感的夫妻倆說道「雖然體驗利益不大,但我們想把魚筍共生的理念以及種植筊白筍的環境讓大家了解。」
老闆娘接著說:「雖然筊白筍在傳統市場的銷售量沒那麼高,但生鮮超市的銷路比較好。宅配的話,我們一直都有在做,但是因為缺水,產量也不多,疫情下,現在多了蝦皮和粉絲專頁來增加銷售,也希望透過抽獎活動來增加銷量。」
夫妻倆的筊白筍農場,即使在嚴峻的疫情下,持續傳承筊白筍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