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自主刊物(空氣報)

主頁/學生自主刊物(空氣報)

青旅專訪-裡弄hostel

圖、文 / 陳奕良、張瀞文 隱藏在第三市場裡的青年旅店,裡弄hostel,裡弄hostel是在2016年夏天開張的,老闆吳秀雀說道,裡弄最初的創立其實不是她,而是自己的表弟,本身為藝術策展工作者的愛寶老師建立的,在台北工作的愛寶老師,因為憂鬱症回到埔里休養,在這段期間找到了這個空間,便承租下來開啟起了青年旅店,他以策展的經驗設計與裝潢這棟屋子,所以布置上看起來與其他青年旅店也有那麼幾分不同,而經營了半年之後,他便回到台北工作,裡弄的經營則交付給表姊,也就是現在的老闆吳秀雀。 裡弄的取名是來自於愛寶老師祖母的名字,李弄的同音字,而吳秀雀接手裡弄後,也沒有將這個名字給改掉,因為李弄也是她的姨婆,而她認為家族的記憶是相當珍貴且重要的。 裡弄hostel沒有招牌,甚至沒有門牌,在第三市場郵局對面的通道上,從夾在兩間店鋪中間的鐵門後,拾級而上,才會發現這間青年旅店,老闆說裡弄沒有去宣傳或廣告,客人們大部分都是透過網路,Facebook或是Airbnb而來,或是聽曾經來住過的朋友推薦,而很神奇的,這樣的經營能夠維持旅店的運作,甚至還能有些利潤。 吳秀雀說放慢客源進入的速度,雖然這樣的客人量不會太多,但她更在意的是能否有品質上的保證,每一位來到裡弄的客人,吳秀雀老闆除了幫忙規劃旅遊路線與建議外,也會和他們聊聊天,分享和交流彼此的故事,也讓在埔里短暫歇腳的旅客們備感溫馨。裡弄的大桌上擺著的留言簿,起初是沒有的,但來裡弄住過的旅客在離開時,紛紛用桌上的筆記本寫下了感謝的話語,老闆後來便放了留言簿好讓旅客寫,而經營至今,已經累積了厚厚的兩大本的留言,老闆在翻起時也還笑著分享每位旅客的故事。 青年旅店好像常常讓人直覺的聯想到旅行,而吳秀雀也是相當喜歡旅行的人,她說她在高中時,就展開了一個人的自助環島旅 行,那是個還沒有手機與WIFI的年代,還得帶著旅遊指南、看著地圖,打公共電話詢問班車時刻。她認為透過旅行這樣的外在刺激,可以激發出嶄新的想法與創意,而旅行不一定要照著網路上的達人推薦或是必去景點等等,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旅行方式,找到並享受適合自己的旅行方式,比這些看到那些名勝景點還要重要,她十分鼓勵大家旅行,不只學生、青年要旅行,中年人、老年人更要旅行。 除了一般的旅店業務外,裡弄hostel也時常會舉辦分享、交流的活動,像是暨南大學國比系學生們分享青藏高原的所見所聞、東南亞系舉辦的紀錄片影展等等,甚至還辦過音樂會。吳秀雀說她很喜歡珍古德說的「微光」的概念,不要小看一個人的力量,雖然你很平凡,但說出的話與想法,一定會有人聽到,進而去影響與渲染下去,所以她對於這些活動也相當支持,甚至還會將裡弄的盈餘投入在這些活動的籌備上,得之於裡弄的,最終也回到裡弄上。 吳秀雀認為裡弄hostel是一個空間,而非只是單純的旅店而已,所謂的空間是人們生活的地方,而她只是維持著這個空間,讓活動與想法自己發展出來而已,對於裡弄未來也沒有想太多,就是朝著這個方向繼續經營下去,將來又會有什麼樣的人來到這裡,又會有什麼樣的事物從裡弄發展,誰也不知道,但這樣的微光會繼續傳遞下去。  

青旅專訪-島中央

圖、文 / 陳奕良、張瀞文 在臺灣這座島嶼的中央南投縣埔里鎮,有這麼一間青年旅館叫做島中央旅人聚場,而島中央的意思,除了地理上的中央外,也代表了一種尋找自我定位的可能性。 島中央的老闆恆翊先生與妻子在中山大學劇場學系研究所認識,在來到埔里之前,都是做表演藝術相關的工作,劇場工作者有很多類型,而他們比較偏向製作的部分,一齣表演的演出除了表演者以外,還會需要一些設計或是負責行政面的,行政、製作、行銷、宣傳、票務,雜七雜八的都會是工作的範圍,老闆說他們像是在一場製作裡面的黏著劑,把所有事情串起來,把人兜起來、把場地找出來、把錢湊出來、把時間排起來,去完成一場演出。一開始到埔里時還有在接一些案子,但因為在埔里交通較為不便,難以親自到現場,所以比較多是做一些可以在書面或網路上的工作,像是企劃、行銷或宣傳的部分,而最近比較沒有在忙劇場這塊,因為要照顧今年出生的小孩就花盡他們許多心思了。     恆翊先生與太太本身都不是埔里人,但是老闆娘的家人住在埔里,大學時也是就讀暨南大學,兩人在經營劇場工作一段時間後,覺得有點疲乏,因為劇場工作工時很長,薪水也很難說好,雖然常有許多有趣的事情,但若是想換種生活方式,就必須找別的事情做。老闆說,之前待在公部門做藝術節策展,會有一種疲累,不是真的工作很累人,卻是一種精神上的 疲乏,所以想要轉換生活方式,當初並不是因為想做青旅而來經營青旅,而是因為在思考過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後,才決定什麼樣的方式會符合想要的生活,優先順序有點不同。而本身也喜歡旅遊,喜歡到處走,當時臺灣的青旅還在方興未艾的階段,而民宿或是旅館的經營成本,以兩人的資金而言比較難去達成,他們還希望經營的場所能夠有一些空間來做一些有趣的事,換句話說就是一些不太賺錢的,卻很好玩、有趣的事,也因此得要有背後的收入來源支撐,所以才想要把島中央以青旅的形式經營起來。     老闆說,所謂有趣的事,就像是之前辦過的電影分享會,因為自己喜歡看電影,所以訂定一個電影主題,可能這個禮拜都看同一個主題的電影、或是同一個導演的電影,一個禮拜播三、四次,邀請大家來看,活動持續上整整一個月,電影結束後大家討論與分享心得,使用的空間就是島中央的大廳。之前也嘗試過文化百工計畫,由於自己也是要重新認識埔里,就想拜訪埔里的產業或是一些式微技術的達人,於是就和良顯堂合作,帶小朋友們去認識他們,在邊認識埔里的過程中,也邊去描繪出埔里的樣貌。老闆說,想運用自己接觸過、藝文相關的能力,試試看能不能在這裡延伸,但老實說是有一定難度的,即便是在地人都不一定能夠將這些人事物串連起來,但總之就是一種嘗試。 島中央一開始要找點時,就花了快一年的時間,一部分可能也是因為劇場工作還沒結束,一部分則是因為主要客群是背包客,而大部分的背包客多是以大眾運輸工具為主,所以想找交通方便的地方,但客運總站附近租金又太昂貴了,後來慢慢地才找到這個位置。房子是民國六十年左右蓋的,屋齡相當高,本來是租給學生的雅房,剛接手的時候,水、電管線與東西都相當的亂,加上老房本身也有結構的問題,所以光是基礎的重整就花費許多金錢與時間。不過他們非常喜歡一些老房子中檜木窗戶、天井等等的設計,但在保留與翻新上也有其優缺點和取捨,再加上當初房子的格局也不是為了經營青旅而設計的,所以也敲敲打打了快一年的時間。島中央的風格上沒有特別去設計,只是純粹以兩人喜歡的樣子去打造出來,但畢竟不是建築設計科系背景,所以有些東西做完後,也才會發現還有進步的空間。 [...]

生態園遊會

圖、文 / 屈瑋傑   2018年,第五屆埔里生態城鎮日,於6月2日埔里藝文中心啄木鳥步道舉行,每年都吸引許多民眾參與,尤其適合親子共同參與、學習。以園遊會的形式,邀請所有友善環境、生物、生活的團體參與擺攤,讓埔里居民,甚至慕名而來的外地遊客,透過闖關、聆聽解說的方式,參與攤位的設計的活動,從中交流、學習每個團體想傳達的理念。   今年主題「心手合一,簡樸安康」,期望大家心裡想到什麼好事情,能夠付諸行動執行,並且能夠過著簡單樸實,但安心健康的生活。不同於以往闖關的活動,今年只要在服務台說出環保五寶:環保碗、筷、瓶,以及手帕和購物袋,並出示其中三樣,便可獲取行動紀錄卡,選擇自己有興趣、喜歡的主題,和各攤位訪談交流,執行日期也不限於園遊會當天,而是在為期三個月(6月2日~9月2日)的時間內,記錄並完成各個主題要求的事項,比方「護蝶特攻隊紀錄卡」,透過認識生活週圍的昆蟲,並記錄名稱,完成一定數量,便可至紙教堂換取解說和體驗,以及像是「環保五寶」,紀錄生活使用環保用品的次數,便可到相關店家換取50元左右的小禮品,另外還有友善動物的「哈偵探小助手」、水沙連社區醫療群的「糖尿病風險評估單」,四大主題,提供民眾學習參與的管道。   包含埔里在地青農陳新豪、陳老爹茭白筍、香草大叔與男孩、穀笠合作社,以及友善環境的組織:新故鄉基金會、慈心基金會、臺灣山林復育協會、南投縣野鳥協會,以及校方組織溪南國小、財團法人良顯堂、南投消防局,另外還有台中榮總埔里分院(社區醫學部)、埔里基督教醫院等等,參與擺攤的團體共計高達36個,其中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土木工程學系、人社中心、通識中心R立方創新實作都有參與其中,走訪各攤位和人潮,總能看見暨大學生積極參與此次的盛會。   生態城鎮日,舉辦至今已第五屆,今年加入一些在地經營的攤位,期望讓埔里人、外地人,所有的與會民眾,可以更了解埔里,曾經的蝴蝶王國,現在的生態城鎮,認識這一座美麗的山城。此次城鎮日除了推廣友善環境的方式,更向大眾宣導善的觀念,對環境有益、對自身有益,在購買蔬果、飲食的同時,能不能選擇在地有機小農種植的蔬果,除了吃得安心、健康,也縮短食物旅程,減少碳足跡的汙染,並支持當地辛苦栽種有機作物的小農,從消費端改變農業種植模式,越多的田野走向友善農法種植,大環境就能變得越來越好,也讓更多野生動物不再受到農藥威脅,也可以支持清禾─農夫的店,用在地蔬果做的便當,埔里種植許多有機蔬果,許多都轉售全台各縣市,而埔里人自己可以買到反而是慣型農法生產的作物,能不能把埔里有機蔬果留在埔里,讓埔里的孩童、老人,所有的民眾都可以吃到健康蔬果,並同時減少運送的碳排放,透過傳遞好的理念,在享受生活資源的同時,可以兼顧環境,期望社會可以走向更好的方向,心手合一,把心裡想的每一件好事,付諸於行動,能夠嘗試過著另一種簡單安康的生活。

轉角遇到貓—專訪貓咪中途桂姐

轉角遇到貓——專訪貓咪中途桂姐 文/張芮瑄  攝影/陳琦涵 在埔里榮總附近的台光香草園旁有一塊不大的空地,推開紅色鐵門進去後,草木蔓生、環境清幽寧靜,走進去便可看見鐵架棚子裡放置著長桌、籠子以及一些雜物,蕨類植物環繞在旁。正當我們一行人因為無人在此而躊躇時,一聲喵叫使我們不得不低頭,便看見一隻正端坐在地的橘貓,大眼睛盯著我們,彷彿在警戒著,又帶著好奇的目光,「是橘子。」早先來過此處拜訪的學長說,原來是此地的「居民」之一。在照顧牠們的人還沒來之前,我們跟著橘子閒逛,幾乎要將整個空地都走過一遍,而後便聽見車子開進來的聲音,「抱歉來晚了。」桂姐與我們打聲招呼後,便打開車門將好幾隻虎斑幼貓移置長   與貓有緣 以食物療養身體   貓咪中途已經做了五年的桂姐表示,對於救援流浪貓她其實並沒有特別或是刻意去做,通常都是遇見了貓咪便順手照顧,不知不覺也做了五年,「所以我們的社團才會叫『轉角遇到 貓』,無心卻有緣便遇見了。」桂姐笑說。在還沒有來到埔里時,桂姐住在高雄,因為有約五十坪的院子,因此與隔壁從英國嫁來台灣住的太太一起合養了十幾隻貓。而後真正開始做起「TNR」(流浪貓犬絕育計畫)是在來到台光香草園之後,起先是因為幼貓數量多,便著手進行讓貓咪結紮的計畫。每個環境、社區裡的貓咪數量是有一定的平均數的,就像生態平衡一般,然而在台灣餵養流浪貓的「愛媽」經常遭受到人們歧視與唾罵,他們將餵養的行為看作是吸引貓咪前來聚集的原因,因而造成環境髒亂。「但牠們本來就生活在那裏了,有沒有餵都是這些貓。」桂姐一邊說明一邊將牽繩套至黑貓lulu身上,lulu與另外一隻黑貓lala是兄弟,也是自小便生養在台光香草園旁。對於貓咪的飼料與食物,市面上販賣的飼料成份和來源無法真正讓人信服,商業導向所販賣的飼料會誤導飼主。桂姐說她曾經遇過一隻天生泌尿道狹窄的貓咪,若是以飼料餵養,含鎂量過高會使貓咪身體造成很大的負擔,回想小時候母親餵養貓咪是自己煮鮮魚拌飯當作主食,因此桂姐便上網爬文找尋貓咪可以吃的東西,貓咪是肉食動物,肉食是牠們攝取蛋白質的主要來源,而且貓不太喝 水,所以桂姐便決定自己備食,煮飯拌著水煮雞肉、蒸蛋等等當作主食,讓貓咪們攝取足夠的水與營養,偶爾也會吃一些少量的乾糧,如果身體營養足夠就不會容易生病,漸漸形成了以食物療養貓咪身體的習慣。   生命誠可貴 [...]

三月瘋媽祖,你說塑不塑?

圖、文 / 陳琦涵 埔里天后宮「媽祖文化節」於 4 月 28 日盛大登場,以「千人行腳,祈福萬人」為主題,繞境活動期間不燒金紙、不放鞭炮,也不持香火,以電子禮炮車替代傳統爆竹,路途上少了煙硝味,卻不失廟會的熱鬧氣氛。媽祖文化節自 2017 年開始舉辦,今年除了延續上一屆的無煙遶境外,還有特別的「限塑」創舉,主辦方不再提供瓶裝水、紙杯等一次性用品,鼓勵民眾自行攜帶水瓶與環保餐具,途中的飲水補給由三台「媽祖加持水」加水車供給,廟方準備了三千個環保杯供民眾盛裝媽祖加持水飲用,大幅減少塑膠垃圾。除此之外,媽祖文化節不同於其他的繞境活動伴隨著大量機車、汽車,信眾改以全程徒步的方式完成繞境,少了汽機車排放的廢氣,也減少對空氣的污染。廟方主委表示埔里天后宮舉辦媽祖文化節主要是為了宣揚媽祖的慈悲,同時也希望藉著活動促進埔里地區的共同發展,以及宣揚環保的理念。 因此由南投家扶中心、苗栗家扶中心、有機蛋和一些在地團體共襄盛舉,繞境隊伍的最後段,也有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的學生自發性地和民眾一起掃街,以及撿拾路邊垃圾,打破以往宗教活動影響環境髒亂的刻板印象,除了讓繞境遊行垃圾為零,並打掃埔里的街道垃圾,獲得民眾好評。另外由資管系戴榮賦教授領導的空氣汙染檢測團隊,遊行當天也攜帶空氣污然檢測儀器,偵測活動的空氣品質,並比照以往傳統繞境活動的空氣數據,用科學方式證實此次活動相較以往模式,更能維護好埔里空氣品質。 主辦的主委會表示:「媽祖有三種形象,1.0是過去漢人的海神,保衛在外的漁民可以無懼風浪,安全返家;2.0則是陪同漢人遷台的媽祖,保佑漢人先祖,安全渡過黑水溝,並在開墾過程中,不受到疾病、甚至當時原住民出草習俗的威脅;而最後,就是現在看到的3.0的媽祖,是保佑臺灣,保佑大家的媽祖,也同時是宣傳環保的媽祖,埔里有著好山好水,但近年來嚴重的空氣汙染,都是值得我們重視,我們要去關懷,透過今天減塑遊行的推廣活動,改善以往繞境造成空氣污染、環境髒亂的問題,同時也讓媽祖成為推廣友善環境的神,就從我們開始做起,也感謝媽祖感召所有的與會民眾,願意在今天做出實際行動,也期望以後,活動辦得更盛大的同時,也不會造成任何環境污染,讓我們下一代有一個更好的未來。」 當日除了從事有機單位的擺攤,同時廟方與慈濟基金會合作,採用在地食材,打著「素食八分飽,健康又環保,兩分助人好,快樂沒煩惱」的口號,準備了千人份的蔬食午餐,讓民眾品嘗土地最自然的味道,大飽口福!品嚐完美味的菜餚後,由家扶中心的媽媽組成的洗碗隊進行清潔餐具的工作,以環保酵素代替傳統洗碗精,不會對環境造成污染,同時藉此增加弱勢家庭的收入。不因為舉辦繞境活動造成空氣、地面、河水污染,主委認為廟方對於環保議題是非常重視的,必須要把美好的環境留給下一代。在自身為環保盡一份心力的同時,也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實際的感官、味覺品嘗,輔以宣導的方式,將想傳達的理念,分享給更多的人,期望未來能有更多的人,能為了環境盡一份心力。 [...]

鳳頭蒼鷹

圖、文 / 屈瑋傑 2018年5月27日,禮拜日到科院做實驗的同學,發現校犬杏仁守著一隻受傷的禽類,因為沒有處理經驗,只能透過網路尋求協助,並守在牠的身邊一個小時,牠是暨大校園少見的鳳頭蒼鷹。暨大常見的猛禽大冠鷲有著天空盤旋尋找獵物的習性,故而容易被學生目擊,而鳳頭蒼鷹習慣躲藏於樹枝,靜候獵物出現,或是捕食空中昆蟲、鳥類,所以不易被民眾發現,也因此相對感到陌生。   此次的個案,鳳頭蒼鷹因為強力撞擊科院外側玻璃導致,頭部有明顯外傷,右眼腫脹、出血,鳥喙受損,也正因為頭部重創連站立都不穩,更別提飛翔、在野外獨立生活。陸續有其他同學找來紙箱、毛巾,手套,避免鳳頭蒼鷹再次受到二次傷害,並聯絡專門處理的單位。負責接手處理的同學蘇晉緯和陳子桓表示:「再送到集集特生中心附屬流浪動物救助站之前,為了避免第二次傷害,用毛巾包裹鳳頭蒼鷹,避免牠亂動,並且要遮住頭部,在漆黑的環境牠會比較安定,之後放入紙箱減少運送時產生晃動,也可以避免過於緊張因而逃脫。當然每種動物有不同形式,過去有送穿山甲到特生中心的案例,穿山甲破壞紙箱逃脫,所以更適合有拉鍊的背包裝送,但重要的事,也要注意不要讓自己受傷,如果有厚手套,保護手掌到手臂,不要接觸動物本身,是最理想的情況。」 去年也有穿山甲被野狗襲擊的案例,所幸聯絡到專門處理的老師,同樣也是開車運往特生中心急救站緊急做處理,一般遇到野生動物受傷的案例,首先要先查看外傷的情況,如果非常嚴重必須緊急連絡埔里的獸醫院;但是如果狀況還算可以,可以先電話聯繫特生中心(04-92761331),會有專員告知如何初步處理,之後開車送往集集特生中心,因為騎車運送相對容易晃動,且白天高溫,日照直曬,也會造成動物二次傷害;倘若評估後,沒有重要危害,動物在野外是可以獨立生活,建議不要打擾牠們原本的生活模式,送到特生中心的受傷動物,在醫療完畢後,最完善的理想狀況,當然還是希望能夠野放回到牠們原本的生活環境,回歸牠們本來的生活。

仲夏蛇相報

圖、文 / 屈瑋傑   鄰近保育重地的桃米里和成功社區,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周遭原始林環繞,擁有非常多樣的自然場域,生態資源相當豐富,校園內有多起目睹穿山甲、白鼻心的紀錄,以及天空時常可見俗稱蛇鷹的二級保育類大冠鷲盤旋,同樣的,校內也有多起目擊蛇類出沒的紀錄,其實這是非常稀鬆平常的事情,然而有鑑於教育體制中野保知識的匱乏,部分的學生對於「蛇」非常陌生,也因為對一物種感到陌生,而不願意了解,也正因為不了解,而感到恐懼。   宗教行動時偶爾有放生行為,像是4月便有宗教團體放生原生物種龜殼花,造成民眾恐慌,其實屬於原生物種的蛇類,反而不用過度擔心,蛇自然會尋覓陰涼處躲藏,回到屬於牠們的大自然環境。最怕是有民眾,散播對蛇的恐慌,或是肆意攻擊其他原生無毒蛇種,誤導大眾對蛇的刻板印象,野外的蛇並不常出沒在人類行走的登山步道,即使遇到也鮮少有主動攻擊人的個案,肆意屠殺原棲息於此處的蛇種,並不會有任何幫助且會加深更蛇類誤解和民眾恐慌。   時逢仲夏時序,白日酷暑,住宅陰涼處,常見蛇類躲藏,或是每逢夜間,保有日曬餘溫的柏油路便是蛇類最喜愛棲息、覓食的場所,一般民眾缺乏野保的知識和經驗,遇到這種狀況,常讓自己與蛇暴露於危險之中,大部分的蛇其實非常膽小,很少有主動攻擊人的案例,多半是人類一些行為動作,間接挑釁到牠們,才會發生遭到蛇類攻擊的憾事。遇到類似情況,常常有民眾拿起武器攻擊驅趕,因此誤傷牠們,其實只要拿起家中的掃把、畚箕,放慢動作將誤闖家宅的「客人」請出去即可,若是無法克服恐懼,也可以請求專業人士處理。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目前發現毒蛇的紀錄有雨傘節、青竹絲、龜殼花、眼鏡蛇,若是發生蛇類咬傷事件,應先看清楚是什麼蛇種,若是沒有相關辨別經驗,可以記錄牠們顏色、花紋,利於事後醫院施打血清。牠們跟我們一樣都是生活在這個場域的生命,屬於原生物種,如果環境維持良好生態關係,是很容易發現牠們蹤跡,下次在校園間看見牠們,請不要驚擾牠們,牠們或許只是避暑,也或許只是覓食經過,需要我們友善對待,而非趕殺,從而對牠們改觀。性格膽小的牠們,反而更害怕遇到人類,而且並不會久待一個地方太久,若是真的克服不了心理陰影,也切記聯絡校務單位,會有專人處理。

綠香柚子

文、圖 / 陳奕良   於 2014 年後就讀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的學生,想必都聽過「綠香柚子」,老闆娘在 2012 年回到埔里娘家,開始經營早午餐店,最初並不叫做綠香柚子,而是以加盟 O2 的名義在娘家的鐵皮屋開始營業,店面空間不大,緊依著娘家的店面開張,只有幾副小小的桌椅,也沒有太多的位置。   「那個時候,埔里還沒有早午餐店。」老闆娘說,剛開始經營,優勢在於沒什麼競爭對手,但困難點是改變埔里人的飲食習慣。大家都習慣傳統的飲食方式,過了所謂的正餐時段後,例如一點過後出門,就找不太到東西吃了。老闆娘回想當時,剛開始開店,從早上七點營業到晚上六點,整整橫跨三餐的時間,一來是當時體力比較好,二來為的就是能夠讓非正餐時段用餐的客人也能找到地方吃飯。而消費者漸漸能夠接受這樣的用餐時段後,才去權衡要取捨哪些時段的客群,也訂定出適合的營業時間。   老闆娘說,當初會想回到埔里來開店,是因為有了小孩,想把重心放在孩子身上,以前在企業裡工作,得配合公司時間,不能常與孩子相處,而自己開店,就能更親近孩子,但相對的,自己開業必須將大量時間綁在店面上,包括沒有營業的時間,也得構思菜單或採買。之前以加盟的方式,食材的供給是有固定貨源,但她覺得食材的來源沒有自己挑選來的好,再加上食材進貨時已經被抽成一次,然後往下賣給各家店時又得被剝一層皮,所以加盟契約還未結束時,就在思考自己開業。後來租了新的店面,脫離加盟,親自走訪食品材料行、自己找尋供應商,或是親自到台中採買,挑選信任的食材店家,不只用料品質更好,也把中間這層價差回饋給消費者,並以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