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旅遊與地方創生 | 林志遠 

20191205R立方plus:生態旅遊與地方創生(里山生態有限公司-林志遠)   想到墾丁,你會想到什麼?依然是陽光、沙灘、比基尼?一群年輕人燃燒他們的青春告訴我們:從現在起,換一個方式認識墾丁吧! 一群『森』林系畢業的學生,從事推廣『社』區的生態旅遊工作,在恆春老街的『場所』開了集合屏東有趣特色產品的店鋪。其中一個森林系畢業的學生,林志遠,同時也是「森社場所暨里山生態有限公司」的創辦人,他表示創設的目的主要是希望能以社區為核心,由點而線而面的向外,對更多人倡導「里山」及「生態旅遊」的意涵。林志遠幽默的說「森社場所」扮演的就是一個在社區與公部門間協調、溝通的角色,就像哆啦A夢的「翻譯蒟蒻」一樣。 「里山」一詞源自日文,發音為Satoyama,指的是環繞在村落(里:Sato)週圍的山、林和草原(山:yama),包含森林、農村、社區之混合地景。願景是實現社會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理想,也為了讓以永續方向利用與管理的土地和自然資源,其地景得以受到保護與重建。 「生態旅遊」是指以對環境負擔較小的方式,在自然環境從事旅遊活動,同時結合在地生態與旅遊的複合旅遊形式,創造在地收入、推廣保育工作。其中生態旅遊的大部分收益也將回饋到社區居民手中,繼續延續生態環境的發展。但事實上在推動這些社區營造時,面臨許多難題,像是社區經營的合法性、遊程的合法性或青年工作環境的營造,都是重重困難。 「做生態旅遊,社區很忙嗎?」林志遠說。里山公司的業務種類多元,社區輔導、生態旅遊、屏日生活,及半島歌謠祭都為服務範圍。在生態旅遊方面,自民國95年以來,已經協助社區推動42條生態路程,包括社頂、水蛙窟、龍水、大光、里德、港口、滿州、永靖、後灣等九個社區,且持續增加中。而撐起這些成果的就是:巡守隊的組織,優秀的部落解說員的培育,以及推動社區關懷據點、社區公益的回饋。最重要的是讓社區居民保育觀念內化,讓越來越多居民願意走出來,認識新的產業模式、學習新的經營理念,並願意身體力行的支持社區的營造。 每年同樣也是里山業務之一的「半島歌謠祭」目的在保留恆春地方原始的初心,連結過去與現在「老調新聲」。粉飾舊的過往、創造新的價值,吸引許多年輕人參與,讓年輕一代接受、喜愛,讓地方新意與世界觀交流融合,使整個社區創造更開闊的眼界,也推廣更多人認識恆春。 來到恆春可以享受的不是只有陽光、沙灘、比基尼,在地的保育工作,才最為珍貴!至於如何將在地產業、文化延續、傳遞下去,更是一大關鍵!

在地深耕青年力 從社區營造到社區營運 | 林鍵樺

20191121 R立方plus:在地深耕青年力 從社區營造到社區營運-嬉遊境空間構築工作室林鍵樺   「從營造點變成營運點」,所有經過改造的地方,都將形成另一個提供服務的營運據點。如同改造後的仕安社區,開啟了在地服務的運作模式,包括長者共餐、醫療接駁、孩童輔導、環境維護等,延續著改造時的初衷:創造資源共享、社區團結及永續發展的生命力。 嬉遊境空間構築工作室創始人—林鍵樺,宜蘭人,畢業於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後進入建築師事務所,在政府部門及社區間進行輔導,主要執行社區「臺南築角」計畫。從 2010 年開始,每年暑假都吸引許多大專院校的學生們至台南各地鄉鎮、村落進行營造駐村,體驗鄉村多元的生活樣貌。 因為工作的關係,林鍵樺開始接觸臺南市後壁區仕安社區,從此被激發了社區改造的念頭。2014年,決定租下一整棟三合院,並在各方的協助下,完成社區營造綠美化的計畫。但對於社區老舊方面的改造,林鍵樺說:「改造並非是一味地將東西疊加上去,而是應該審慎評估如何才是符合人性、符合人們生活的藝術,所以必要時也將予以刪除。」目的是保存前人的建築智慧,又加入現代人的使用模式,是今昔之作用的相互融合。 在林鍵樺深耕六年的經驗中,不只硬體建構,更需要「軟性」的策略加以活用。因此,名叫「嬉遊境」的工作室就此誕生,工作室帶領著青年團隊從實作中學習,培養年輕學子們對空間的創作及聯結對空間的情感,是一個具高機動性的學習平台。透過這些年輕的社區工作經理人進入社區,積極參與社區計劃的整合,一方面解決農村、鄉村勞動力不足的問題,一方面也善用地方鄉村租金低、腹地大等優勢,建築空間的活化將變得更有彈性和多樣的可能性。 林鍵樺同時也希望能有更多鄉親共同投入傳統農村聚落的保存、舊建築的再利用,特別是具有「青年力」並對於社區改造、社區營造有熱忱的青年加入,提早培養實作及創新創業的理念,與傳統聚落間相互學習。藉由青年力的進駐,學生在過程中透過身體、勞動去親身體驗並與社區居民互動。一邊擁有創意、活力,一邊擁有資源、材料,學生與社區間彼此互補,將賦予社區更加多元的新生命!

我們地方的故事 | 黃名毅 

20191114 R立方plus:我們地方的故事(黃名毅)   以往,他覺得鄉下是個很無聊的地方,因此只有在過年時才回家。如今,他不但成為家鄉代言人,更透過拍攝照片創造了更大的影響力。 知名影像工作者—黃名毅,藉由攝影曾拿過無數獎項,更在2016年時開設立首間個人影像工作室。黃名毅最初是業務員,之後返鄉與父母從農,後來為了宣傳自家農產品,漸漸地開啟了他的攝影人生。 在用影像紀錄在地產業、傳藝文化、宗教習俗、節慶活動過程中,黃名毅發現:藉由節日可以觀察到處處皆有其文化資產。而每每社區有宗教祭祀或習俗相關活動,居民們皆樂意攜手參與、共同推動活動順利完成,社區活動無意間凝聚眾人的無形力量。而古蹟、歷史建築、生態環境,拍攝內容不僅僅是觀光景點,更是社區文化。這種拍攝需要緩慢的步調,慢慢瀏覽才能拍出具有味道的影像,例如:東石蚵與在地導覽。 透過紀錄偏鄉教育落差、少子高齡化、長照看護、隔代教養、新住民等議題,黃名毅同時觀察到:社區裡關懷據點內,都是由長輩擔任志工來照顧、服務更年長的一輩。此現象的背後也顯現出青壯年外流的現況,讓他深刻的體會到人的變化在鄉下地方非常明顯,然而最令人引以為傲是大家不分彼此的人情味。 黃名毅所做的事看似單純的拍攝,卻與「人」緊密連結。他並且不斷強調「人脈」的重要性:透過人脈,讓他不斷地接觸到更多人、取得各式各樣的機會。有些事一個人做不夠完善,每個人運用各自的專業、適時地連結內外部資源,共同合作才能做出更有影響力的成果。 照片背後的故事與意義才是黃名毅最珍惜的,看的角度不同,會賦予一張照片不同的價值。一塊土地在用影像紀錄與被發現的過程中,不只產業,還需要專業,更加重要的是團結、積極與熱情。

捐井情深 海外志工冒險任務給地方創生的啟示 | 林夢萍 

20191101地方洄游:捐井情深 海外志工冒險任務給地方創生的啟示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系講師林夢萍 「人生一定要常常走出去,才不會覺得我們所得的一切理所當然」 資深廣播人林夢萍,除了本身的工作之外,也在「知風草文教協會」幫忙。「知風草文教協會」創辦人為楊蔚齡,協會裡僅僅三人,為幫助柬埔寨的村民,他們發起了捐井活動。林夢萍說著自己當初跟著大家一起到柬埔寨的經歷,嚕之井的故事是這樣的,在2018年初,第一口井「嚕12井」在柬埔寨產生,而一年之內嚕之井已經多達60口,善心井更是多達90口。所謂「嚕12井」,「嚕」代表著救國團嚕啦啦,「12」則為第12期。在柬埔寨這個國家,過去是沒有井水能夠使用,水的來源都源自雨水,一口井的產生,便能讓村民有乾淨的水喝。因此協會在一年內蓋了150口井,這些行動,都來自人們的義氣、善良與同理。「這三項特質每個人都有,我們不一定要利用這樣的特質當一個創造者,也可以當一個跟隨者」林夢萍說。   協會在柬埔寨服務期間,由兩位水資源專家與知風草文教協會共同評估,在洞里薩湖黑木村裝設了超濾膜濾水設備,而第一套過濾清潔水系統也於安隆達悟廟產生。但是在裝設濾水設備的過程遇到了重重的難關,不管是地形不一,抑或是濾水設備離水源太遠,都是造成許多地方安裝困難的原因。當講者林夢萍說到她在柬埔寨經歷的一切,他深刻的體會到在那裡,你不要覺得自己是誰,你誰也不是,大家踏在同一條船上,要共同面對所有未曾經歷過的事。在出發前,講者以為他以準備好要面對惡劣的環境,沒想到真正去到那裡,她才發現還是有許多無法克服的生活模式。因此在演講最後,講者林夢萍說:「志工,或許是不可承受之重。」,更送給了在場所有人一句名言:「人生不如意的事很多,何不看那快樂的一二呢?」

By |2020-04-15T12:43:58+08:001 11 月, 2019|1081講座, 地方洄游|0 條評論

鱗翅目講堂:漫談台灣的昆蟲 | 徐渙之

20191018:鱗翅目講堂:漫談台灣的昆蟲/徐渙之 「學昆蟲的小孩不會變壞」徐渙之說。 熱愛昆蟲學的講者徐渙之,為「六足昆蟲工作室」負責人,與傅建明、左漢榮、張保信先生,號稱蛾界的四大天王。徐渙之曾以維護棲地為目的,到綠島、蘭嶼進行觀察與研究,也經由參考日本人的經營方式,發現在日本幾乎每個鄉鎮都有昆蟲同好會,但這對台灣來說卻難以實現。他提到,台灣的昆蟲博物館能如此興盛,其實要感謝許多日本學者。再尋找新蟲方面,講者徐渙之更勝一籌,所有要找新蟲的人都會往同一個地方衝,而他卻是到沒人去過的地方,因此有些專家學者都會希望與他共同到野外尋找新蟲。提到採集,「採集有採集的倫理,不管是人與人之間還是人與自然之間」徐渙之說道。講者過程中不斷提到每個他所尊敬的昆蟲學家,尤其說到連日清博士時更為激動,連日清博士為一位研究蚊子的公民科學家,對台灣有所貢獻,讓徐渙之甚為尊崇。 擔任生態攝影協會理事的他,在演講中告訴大家,拍攝昆蟲重點,需要在有明暗對比或是有透光的地方,才能拍出好的作品。在過去,他總是白天抓昆蟲,晚上便將昆蟲交給研究者,在抓昆蟲的時候,方式有很多種,但若使用捕蟲網,就需要很小心,像是抓蝴蝶時不能擠壓到網子,否則在裏頭的蝴蝶翅膀很容易斷掉。捕蟲看似很容易的事,但卻可能一不小心就去觸犯了法律,因保育類昆蟲並不能捕捉,為何那些昆蟲會被列為保育類?是被當時中美貿易戰的《美國301條款》所規範。許多人會認為,台灣昆蟲大都從中國大陸進來,但事實上從東南亞進來居多。而日本昆蟲近期也出現了雜交現象,例如四黑目天蠶蛾。許多外來種的引進,會影響在地昆蟲的生存,像是引進小繭蜂讓蝴蝶的生存備受威脅。 因台灣位於熱帶、溫帶地區,有北迴歸線的經過,再加上受到氣候及地形的影響,南北生態大不同,因而發展出昆蟲生態與基因的多樣性。以螢火蟲為例,有專家學者說,全台螢火蟲每年有六千多種,春夏秋冬都有,如此龐大的數量讓人歎為觀止。台灣昆蟲的特色,造就中、外許多學者,也帶來不少商業利益,因台灣為昆蟲買賣的集散地之一。「對昆蟲的價值觀不能用錢來衡量」講者說。最後他還提到,號稱昆蟲王國的台灣,或許並不是真有最多的昆蟲,只能說昆蟲的特色每個地方都不一樣,昆蟲並無國界之分。

By |2020-04-15T12:46:17+08:0018 10 月, 2019|1081講座, 鱗翅目講堂|0 條評論

從青年返鄉到地方創生-頭城老街文化藝術季案例分享 | 金魚.厝邊彭仁鴻

20191017 R立方plus:從青年返鄉到地方創生-頭城老街文化藝術季案例分享(金魚.厝邊-彭仁鴻) 「金魚。厝邊」的創始人彭仁鴻,和大多數青年一樣,高中畢業後離開家鄉就讀大學。在服研發替代役時,開啟了返鄉創業的想法,毅然決然回到自己的家鄉,宜蘭頭城。希望為這個老年人口偏高但高人輩出的小鎮,重新找回青年返鄉的新希望與新能量。 宜蘭縣頭城鎮,一個與台北距離四十分鐘車程的小鎮、宜蘭縣內最北鄉鎮,鎮內有著獲得國際建築獎的蘭陽博物館、蘭陽平原第一條商業街--頭城老街的所在地。而「金魚。厝邊」就位於此,頭城慶元宮旁、中庸街小巷內的青銀共創場所,也是彭仁鴻返鄉的第一個據點。因緣際會下他承租了原本要拆掉變停車場的邱金魚老鎮長故居,於是決定以「金魚」為空間命名,希望延續老鎮長的精神,成為熱心服務、里民互相幫助的好鄰居。 將「金魚。厝邊」視為返鄉的起點,他開始融入「地方創生」的概念,結合在地特色發展各式各樣產業,鼓勵更多年輕人回鄉工作。也使頭城的居民不再排外,慢慢地從不被接受,到互相連結,到接納、融合及信任,期間多的是磨擦與溝通,但也因為經過無數的溝通,他們想做的事才會被看見、被重視。 「為什麼我們要辦頭城老街文化藝術節?」彭仁鴻說,剛開始其實只是想吸引更多人關注、找到更多合作夥伴,後來是從頭城在地居民的共襄盛舉中,挖掘出許多地方上的「斜槓職人」。而這些斜槓職人運用本身的專業融入自身的故事,創造出別另一別具特色的職業,加上青年參與的風潮,地方與年輕人共同創作與駐村計畫,甚至與泰國的藝術共創交流等活動,都使地方創生的概念大幅擴散,吸引愈來愈多人的加入。在過去每年夏天,會有很多外國人會到頭城衝浪,但在近年有愈來愈多國際友人在頭城定居,「移居。宜居」的文化漸漸發展成為頭城的一大區域特色。 地方創生的目的之一,是希望打造更為宜居的環境,吸引更多人回到鄉鎮中,繁榮地方。透過頭城老街文化藝術季,讓在宜蘭長大的青年們互相認識,再提到家鄉時也開始有共同的話題。藝術季就像是風箏的線,把畢業後飛出去的年輕人繫著,因為舉辦藝術季的目的不僅是一場活動,而是串起在地職人、藝術家、旅外與在地宜蘭人的重要大事。 幾年下來,藝術季喊出「The way we live」的新口號,不只關注藝術職人,彭仁鴻更將藝術季從展館擴散到頭城日常的大街小巷,他說「有些產業過去可能沒有,但隨著我們積極的推廣,許多從沒見過的產業也將慢慢出現。」

木生昆蟲博物館與埔里蝴蝶發展史 | 余啟運

20191017:木生昆蟲博物館與埔里蝴蝶發展史/余啟運 木生昆蟲博物館的前身是木生昆蟲採集所,是余木生先生在1919年所創立,受到日本友人朝倉喜代松所影響因而設立,當時採集到的蝴蝶主要是販售給日本人所收藏或是貼在紙門窗上當裝飾,當時的埔里也早已成為生態資源豐饒的昆蟲大鎮。 余清金先生則是木生昆蟲博物館的第二代傳人,他從小就受父親的影響六歲就開始與蝴蝶為伍,逐漸地愛上並且為此著迷,甚至翹課一個禮拜天天上山抓蝴蝶,他對於蝴蝶的瘋狂始終如一,連在外地當兵時都不忘抓個一兩隻蝴蝶起來收藏,在當時,埔里的蝴蝶產業已慢慢活絡起來,而交通便捷又富含自然資源的埔里也是當時熱門的觀光聖地,當完兵回家回家後,為了養家餬口的余清金時常帶著蝴蝶昨成的書籤到日月潭販售,名氣漸起的木生昆蟲採集所規模漸漸擴張,而好景不常,在二戰末期由於商船都被用於運送補給物資,一般的貨物商品不被允許輸送,因此面臨失去最大買家的難題,接著到了戰後,儘管失去原先的最大出口地日本,但出現了其他的商機,就是將蝴蝶商品賣給美國學校作為教學資源,還被廣告公司看中結合行銷,把蝴蝶標本放入推銷的信封上藉此吸引顧客打開,自從打開新市場的大門後,將整個埔里的蝴蝶產業又推上了另一個高峰,不斷的有其他蝴蝶採集所的成立,但興盛久了就會被習慣、覺得毫無新意,蝴蝶標本的銷量又逐漸衰敗,與此同時,戰後頹敗的日本也在緩緩復甦,把蝴蝶放入竹茶墊中增添不一樣的美感或是製成桌墊都是另一種不一樣的嶄新創意,日本又重新成為了產品的輸入國。 這段期間整個木生採集所的規模擴張速度驚人,也買下了好幾處地興建房屋,團隊也從原先的不到十人增長到好幾十倍的規模,這一百年間,木生見證了整個蝴蝶產業的興起與沒落,余清金靠著一股對蝴蝶的喜愛與耿直的性子,帶動了整個蝴蝶產業,終其一生都在和蝴蝶相處,這也算是一種平凡而簡單的幸福吧!做著自己喜愛的事物到老,也為埔里蝴蝶的發展史留下濃厚的一抹色彩。

By |2020-04-15T12:45:40+08:0017 10 月, 2019|1081講座, 鱗翅目講堂|0 條評論

鱗翅目講堂:愛蛾的音樂老師-張保信 | 左漢榮

20191016:鱗翅目講堂:愛蛾的音樂老師-張保信/左漢榮 以「一個人賽跑的鱗翅目學家」形容張保信老師。從與張老師的相識,退伍後協助做大量標本及數據資料彙整,完整保留著一筆筆與保信老師的手稿,後續協助整理出了蛾類辨識圖鑑及鱗翅目昆蟲辨識等,並且詳盡的列出物種比較、分布狀況、幼蟲成蟲、食草、蜜源植物等。 為了改善早期國內辨識圖鑑資源零散、分類、認定錯誤等問題,從愛好觀察與養蟲的休閒玩家到以非學術專家身分埋頭下跳來著手改善修訂出書,靠著對自然的愛好熱情自學、蒐整國內外資料、標本與加入海外許多各鱗翅目學會與國內外學者交流,而成為海內外知名的鱗翅目學家。 從張保信老師身上所學習到的三件事:保持身體健康、保持閱讀習慣、保持外語學習。 最後老師也與我們分享,在座各位,該當引子讓更多人親近自然,「我們不能在認識它之前滅絕」那是多麼婉惜的事情。對於學習,以張保信老師最愛做的事為例,透過養蟲的過程,觀察從卵、孵化、幼蟲、覓食、蛻皮、化蛹,再到羽化到成蟲。認識自然不該只是在教科書及考試解題上,如果能以遊戲式學習的模式設計,讓孩童激發興趣,從玩中學、到主動學習,一定會有更豐富的學習經驗。 不同時代階段性任務,我們接下來該做什麼?留下什麼給後輩,是我們該思考的路。不該只是退休後的業餘興趣,需要像是國外一樣融入生活當中,讓孩子也願意認識及加入保育這環境,「做一個業餘的專業公民自然學家」。

By |2020-04-15T12:45:18+08:0016 10 月, 2019|1081講座, 鱗翅目講堂|0 條評論

鱗翅目講堂:埔里蝶類調查成果 | 彭國棟

20191015:鱗翅目講堂:埔里蝶類調查成果/彭國棟 「大家都知道埔里是蝴蝶的城鎮,也都認為過去的調查資料已經很多了,但要談調查談何容易?」彭國棟教授說。 有時候一個陰天、一個下雨,甚至單單只是過了一天,許多數據就會不一樣,過去的資料可能因為數據、時間、調查人員的標準化等其他相關變數,使得調查本身具有許多不確定性,因此,地區性的調查必須得長期進行,也是彭教授一直秉持的初衷。 目前任教於暨南大學的彭國棟教授,研究所就讀的是台大森林研究所,多年來致力於「埔里郊區步道蝴蝶的調查」,為了發展這些調查,挑選調查路線也是經過多項評估,比如路線環境自然度須高且多樣化、已有安全的步道或小路、有發展成為半天或一天的戶外教學之潛力等等,是有其一番嚴格挑選原則的,並非埔里附近所有環境都調查,特別是路況不良或無路的地區都未包括,故調查範圍也受限。 從2011年開始至今2019年,埔里的27條溪共有65人加入參與調查。而調查至2019年10月15日止,月報表累積記錄蝴蝶共224種,包括蝶科、鳳蝶科、粉蝶科、蛺蝶科等,其中蛺蝶科更佔了將近四成。彭教授說全英國只有60多種蝴蝶,全日本只有230種左右的蝴蝶,但光是一個埔里鎮就有224種了,這便是埔里物種多樣性的一大優勢及特色。在埔里賞蝶步道中,除了224種蝶類,其中特有種更是佔了21類,包括台灣鳳蝶、台灣黑燕、白條斑蔭蝶等,也因為觀光蝶種多、賞蝶期長、景觀優美的特色,更加確立了埔里是個適合發展生態旅遊的城鎮。 無奈在多年調查郊區蝴蝶中,也面臨許多問題,比如若想到觀音瀑布賞蝶,必須跨越馬路,也須小心登山落石;彩蝶瀑布則須穿越地下道,種種的安全難關都使得原先單純的賞蝶行程受到阻礙。要解決這些困難,需要有經費、積極與政府合作,去整理、管制此些阻礙,可惜至今仍尚未獲得適當的管理整建,於是這也將是接下來須嚴加重視及向政府爭取的資源。 那致力於蝴蝶多年的價值何在呢?教授說,調查出來的結果不論是提供各步道管理及經營推廣教育的重要參考,或是促成參與成員間的互動、成就感與歷練,都是難能可貴的價值。 「蝴蝶若發展起來,埔里真的會是一個很富有魅力的城鎮。」彭國棟教授相信在長久以來的調查下,埔里已經有良好的成果,並也發揮很大的影響力,只要將整套的配套措施發展完全,此地區性的調查,也將期待能發展的更加完善。

By |2020-04-15T12:44:55+08:0015 10 月, 2019|1081講座, 鱗翅目講堂|0 條評論

鱗翅目講堂:逐蝶夢:營造友善生態的埔里 | 廖嘉展

20191014:鱗翅目講堂:逐蝶夢:營造友善生態的埔里/廖嘉展 你認同你腳下的這片土地嗎?而這片土地你懷抱著是什麼樣子的情感?對於埔里的桃米社區,你的印象是什麼? 二十年前的桃米社區,「又老又窮」廖嘉展先生是這麼說的。那個時候的整個大埔里剛經歷過一個大災難,921地震。各處忙著重建之時,廖嘉展懷抱著一個願景、思考起了桃米社區是否能夠因而改變,是否能讓一個極度缺乏自信心、自我認同的社區更新面貌。在當時,這個想法簡直是無稽之談,「復原就不錯了,談何願景!」。 然而「人無願景,便會枯萎」,如何讓社區再造,廖嘉展認為首要的就是找出「社區之寶」,再來創發社會特色,進而活化社區。桃米社區最大的特色,就是因為無過多經濟發展,而擁有豐富的自然生態資源,蝴蝶、青蛙、蜻蜓等等,尤其是蝴蝶和青蛙,種類多過想像。 那麼便將這珍貴的生態當作一種「產業」,將自然環境結合生活環境,經由人和在地文化歷史,轉化成一個能量,為桃米社區注入新活力、新氣象。從生態環境的建構開始,邀請社區內的居民成為解說員、民俗經營管理養成、地方特色料理、環境教育、生態教育,還有更多面向的多方結合,一起收獲掌聲和收入。社區居民也透過各種學習,來認識、認同自己的家鄉,為自己腳下的這片土地驕傲。 桃米社區發展至今,成果相當令人欽佩,這些努力都是在黑暗裡照進來一絲一絲的曙光。透過產、官、學、社的跨域合作,扎根累積再被看見。蝴蝶拍打著翅膀,和風一起飛翔。桃米社區,雨後,天晴。

By |2020-04-15T12:44:36+08:0014 10 月, 2019|1081講座, 鱗翅目講堂|0 條評論
Go to Top